中共四大召开时会址所处里弄寻踪

来源:党史镜报    发布时间:2022/1/11 10:05:03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5年1月11日在上海召开,这是党史上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议。这次大会第一次提出了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第一次明确提出工农联盟问题,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内容作了更加完整的规定。中共四大会址位于今虹口区东宝兴路254弄28支弄8号处,但大会召开时会址所处里弄长期无法确定,因而有必要还原这一红色里弄乃至红色建筑的真貌。

  会址所处里弄并非和平坊

  中共四大会址今址的确定经历了一个长期调查的过程。1958年10月到1961年7月,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筹备处曾对中共四大会址进行查访,但没有查到。20世纪80年代初,虹口区地名志编辑组首先发现中共四大会址的线索,他们发现《解放军画报》刊登了四大会址的照片与说明。报纸认为中共四大在“横浜路6号”。虹口区地名志编辑组就此进行调查,此后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加入调查行列。1984年,调查人员与郑超麟取得联系,郑超麟参加过中共四大,担任大会的记录和向导。郑超麟否认了《解放军画报》的说法。1984年5月7日,郑超麟在调查人员的陪同下,实地寻访当年的会址,他指着铁路轨道东边的新工房(即今东宝兴路254弄28支弄8号处的新工房)说:“就在这个地方,现在新工房的地点,可能就是当年党的四大的会址所在地。”接着,他说,当年会址北面还有一座教堂。为慎重起见,虹口区委党史办公室开展了大量调查工作,取得不少佐证材料。虹口区委党史办公室根据当事人回忆,经现场查看和参考一些旁证资料,于1987年4月25日确认今虹口区东宝兴路254弄28支弄8号处为四大会址,正式向上级部门递交报告。1987年,上海市政府106号文件明确指出中共四大会址遗址位于上述地址。

中共四大会址遗址今址示意图

  从地图来看,中共四大会址遗址今址位于今东宝兴路254弄和平坊小区内。该遗址地处印度教堂旧址南侧略微偏东位置,最近距离仅20来米。遗址的相对位置还可以表述为(东)宝兴路之南、今地铁3号线(原淞沪铁路)以东。

  然而1925年1月中共四大召开时会址所处里弄仍然需要考订。中共四大会址现处于和平坊小区,会议召开时其所处旧里弄一度也被认为是和平坊。20世纪80年代末,调查人员在查找中共四大会址时,使用了《民国22年闸北区地图》。调查人员指出,图中标示沿白保罗路进去是和平坊,最后一幢房子是郑超麟所指的地方。这可能是中共四大会址所处里弄被当作和平坊的来源。检索申报全文数据库,东宝兴路附近的和平坊首次出现在该报上是1932年10月27日,《申报》刊载的这则招租信息是“兹有坐落北四川路白保罗路连及东宝兴路之间(即和平坊),建造双间单间石库门又广式住房一百余幢”。据此推断,1925年中共四大召开时会址所处里弄可能并不是和平坊。

  中共四大召开时会址所处里弄为广吉里

  目前尚未发现标识中共四大遗址所在区域(即东宝兴路四川北路一带)街巷里弄信息比较完整的1925年地图。1925年后,标识这一区域信息比较完整的地图是1929年6月公布的《上海特别市道路系统图·闸北区》。在1929年闸北图中,位于印度教堂东南侧的里弄被标记为广吉里。从该图可知,今中共四大会址所处地理位置在1929年时对应的里弄是广吉里。

上海特别市道路系统图·闸北区 1929年6月

  值得注意的是,1929年闸北图中,广吉里范围较广,图中相邻的两处区域标有“广吉里”,左上方区域(启秀学校南侧区域)及右下方区域(启秀学校东侧区域)。具体地说,中共四大会址所处地理位置,在1929年时属于启秀学校南侧区域。

  检索申报数据库,与(东)宝兴路附近的“广吉里”相关条目,最早出现于1914年,最晚的为1932年,其中包括1924年、1925年多项条目。这说明,广吉里在1925年1月中共四大召开时是确定存在的。“广吉里”里弄名称早在1914年即已出现,但由于广吉里区域较大,该里弄可能存在区域拓展的情况或者其他里弄更名为广吉里的情况,因而仍然需要更多的地图、文字资料来判断,1929年地图中启秀学校南侧区域是否在1925年前已经建有房屋且其里弄名称为广吉里?还是这一区域1925年前建有其他名称的里弄住宅?

  1925年之前,标识中共四大遗址所在区域街巷里弄信息比较完整的地图还有1918年10月出版的《实测上海城市租界分图·上海美租界分图》和1921年6月测制的《Northern District “A”,Including Part of Chapei(公共租界北区A段及闸北局部区域图)》。1918年地图标有广吉里名称,1921年地图没有标里弄名称。但在1921年地图中,宝兴路之南、淞沪铁路以东区域中,有一片建筑区域与1918年广吉里区域基本一致,这片区域就是广吉里。1921年6月前,当时广吉里范围比1929年地图广吉里范围要小,仅相当于启秀学校东侧区域。亦即1921年6月前,启秀学校南侧区域成片建筑尚未建成,也就是说这片空白区域内建筑建成时间肯定在1921年6月之后。

1918年地图

1921年地图

  据《沪北工巡捐局关于宝兴路广吉里陈磬裁基地(即英一二八三号地)让路筑路卷》记载,广吉里部分土地1922年年初须转至英册道契。按照要求,广吉里业主应在这部分区域内留出3分4厘8毫土地作为马路,但这一区域已建有房屋,如果拆除房屋,损失会较大,因而广吉里业主陈磬裁于1922年1月13日致信上海沪北工巡捐局局长,希望暂时不要拆除这3分多土地上的房屋,等到这片房屋翻造时再行拆除让出土地。原函如下:

  局长先生台鉴:

  敬启者。宝兴路西首广吉里内,照宝山县依单计地二亩陆分贰厘捌毫,现转英册第一千二百八十三号道契。遵贵局定章,须除马路计地叁分四厘捌毫,惟房屋现已完工,一时拆让,损失甚巨,可否刻下暂不拆让,俟该屋翻造时当即遵章让进可也。其让进尺寸,东首计拾叁尺,西首计陆尺,此项尺寸系照贵局量见之数,合并声明,务祈俯念下情。给御暂时免行拆让,以免损失,无任盼祷,专此。

  敬颂日祉。

第?号十一年一月十三日

陈磬裁谨启一月十三日

  沪北工巡捐局收到陈磬裁信函后,工程处负责调查,在其给工巡捐局局长的报告中,认为陈磬裁所请可行。这份报告的附件除附有陈磬裁原函外,还附有转至英册道契的这片2亩6分2厘8毫区域的图纸(以下简称1922年附图)。

1922年附图(部分)手绘示意图

  1922年附图中的房屋所处里弄显然是广吉里新弄,建造时间在1922年1月之前。这一广吉里新弄是否就是1929年地图中的启秀学校南侧区域?上海市城建档案馆藏有一幅1931年7月测制的地图《Northern District “A”,Including Part of Chapei》,这幅地图与1921年地图都由China Land Survey Company(中华测绘公司)制作,各种注记基本一致。这幅地图同样没有标明里弄名称。将1931年地图中宝兴路之南、淞沪铁路以东区域与1929年地图中广吉里区域进行比较,能够在1931年地图定位广吉里的区域范围,两年来广吉里区域范围没有变化。

1931年地图(部分)手绘示意图

  鉴于1922年附图和1931年地图的保存的有关规定,文中不能展示两幅地图原件。1931年地图广吉里区域在每幢建筑上详细标记序号。在1931年地图中选取启秀学校南侧区域范围内靠近淞沪铁路的两排建筑(见上图),与1922年附图中的部分建筑(见上上图)进行比较,发现两幅地图中的两排房屋建筑的数量和布局基本一致。如果将两幅地图再进行更大范围的比对,发现1922年附图中广吉里新弄能够叠合在1931年地图中相当于启秀学校南侧区域的范围。这就说明,1922年附图中的广吉里新弄就是1929年地图中的启秀学校南侧区域,进而可以确定1922年1月前启秀学校南侧区域即已建成而且新弄的名称仍是广吉里。同时,结合前文所述启秀学校南侧区域成片建筑建成时间在1921年6月之后,由此推定启秀学校南侧区域的建成时间是1921年下半年。由于中共四大会址处于启秀学校南侧区域,而这片新里弄已于1921年下半年建成且名称是广吉里,1925年中共四大召开时会址所处里弄也就是广吉里,同时也可以确定中共四大会址这幢建筑的建成时间在1921年下半年。

  老报人柯恩声的回忆也可以说明启秀学校南侧区域相对于东侧区域是新建的,1925年左右已经建成。他在《关于“四大”会址与应修人烈士》中回忆中共四大会址相对位置时说:“1923—1926年底,曾居住在东宝兴路254弄中的第二弄第二家(门牌号已记不清)。记得在当时,在总弄的第5条横弄东端通白保罗路与北四川路相交,它的西端有一条新里弄,靠近铁路前面,确有座西朝东的石底门房屋。”1931年地图有较为清晰的广吉里建筑分布图,能够与柯恩声的回忆相互印证,地图中的第五条横弄一端东通白保罗路,一端联结启秀学校南侧区域。柯恩声所述这幢坐西朝东的房屋就是郑超麟所指的“四大”会址,而白保罗路西段的“一条新里弄”就是新建的启秀学校南侧区域。

  中共四大会址所处里弄的确定,有助于解决中共四大会址的建筑楼层问题。此前中共四大与会人员回忆会址的建筑层数时并不一致,如与会人员郑超麟认为中共四大当时是在一座三层楼房内召开,中共四大代表庄文恭认为开会的房子是“二上二下”的建筑。1931年地图重点关注当时房屋的建筑结构,在广吉里区域盖有几处戳印。

  图例显示这样的戳印代表Two storied Chinese house of brick & tile roof,即两层砖瓦屋顶的中国式房屋,说明广吉里建筑是2层房屋。当然,也不能排除建筑是假3层的可能。

  (作者单位: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此项查考工作引起市委宣传部与本室领导的重视,进而在查档方面得到上海市档案馆、上海市城建档案馆的支持,中共四大纪念馆黄明老师提供上海市档案馆藏有《沪北工巡捐局关于宝兴路广吉里陈磬裁基地让路筑路卷》这一重要线索,高文虹、马婉对文章提出修改意见,在此一并致谢!

  文字内容发表于《联合时报》2021年12月14日5版,部分图片由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