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教育 
 
加强青年网络党史学习教育的着力点
2022/3/25 10:31:30

  钱穆在《国史大纲》一书中写道:“故欲其国民对国家有深厚之爱情,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以往历史有深厚的认识。欲其国民对国家当前有真实之改进,必先使国民对以往历史有真实之了解。”同理,欲使当代青年坚定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之意志,必先使青年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增加历史文化认同。网络环境下,应避免青年被动、盲目地囿于所处的圈层,由网络论坛谈论,影视小说的信息构建自己对历史的片面认知。要引导青年完整地接收历史知识、客观地加工历史信息、准确地运用历史史实,要全面深入地学习党史,把握好中国与世界的历史关系,坚定意志。

  一、从教育队伍入手使党史学习教育融入网络圈层

  正所谓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育人者先育己,党史学习教育者应具备相应的育人素质和能力。其一,党史学习教育者应具备良好的政治素养和扎实的党史理论知识。党史学习教育是具有鲜明政治特质的一项社会实践活动,体现为它传播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导政治价值观和主流意识形态。政治的自信来源于理论自信,因为“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要让党史学习教育成为“彻底的理论”就要“防止肤浅化和碎片化,学党史讲党史不能停留在讲故事、听故事层面。”可见,党史学习教育者也应具备在故事中分析道理、阐释理论的深厚功底。其二,党史学习教育者要研究青年群体。再好的主义和主张,如果不与青年的实际需求相关联的话,顶多是个沙漠布道者。若党史学习教育者脱离青年,不关注青年的诉求,即使党史学习教育纵有百般的武艺,也无法获得青年的追随,导致党史学习教育资源的虚置。其三,党史学习教育者需掌握科学性和艺术性的工作方式方法。社会意识形态较强的党史学习教育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若采用简单填鸭、直接灌输的教育方法很容易失去青年的注意力。网络圈层之所以出现“告别理想”“躲避崇高”的现象,除理论宣讲不透彻外,与党史学习教育话语缺乏感染力、工作缺乏艺术性不无关系。由此可知,培育优秀的党史学习教育队伍是提升党史学习教育成效的重要途径。

  很多高校都通过举办党课大赛、理论宣讲和谈心谈话比赛,以提升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辅导员和党务工作人员的业务能力。新形势下,高校还应打造一支能建设好,运用、管理好互联网的育人队伍。育人队伍应积极研究青年的新特点,走近“混圈人”,看懂他们的“部落方言”,打破网络语言体系构筑的心理壁垒,走进青年的心理。当然,走进不是为了迎合,而是为了更好地引导。此外,育人队伍还应强化互联网思维,在圈群内敢发声、善发声、巧发声,把历史的主流与本质、历史发展的必然性,深入浅出地讲出来、推出去;主动适应自媒体环境和圈层舆论场域的变化,提升自身设置议题的能力,引导网络圈群议程和话题走向,克服“你进我跟”的被动局面,主动掌握教育主导权。例如,近日,“天安门广场国旗只升到28.3米”的言论不胫而走,有些推文煞有介事地揣摩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成立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间是恰好是28年3个月。针对此种误传,党史育人队伍在进行事实澄清时,对于流传的解释版本中反映的人们对党28年艰苦斗争岁月的深刻印象,应予以积极的肯定,同时借此设置育人议题,将中国共产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的伟大斗争史推向各个网络圈群。

  二、从增强青年互动参与度入手提升党史文化认同

  “帝吧出征”“饭圈女孩出征”等圈群事件,体现了作为圈层文化形成基础的文化认同的强大力量。网络党史学习教育的理想状态是构筑最大圈层的文化认同。青年基于兴趣、爱好和需求可以同时存在多个圈群,满足自我表达和归属认同。在圈群互动中,他们希望坚持自我,担心陷入孤单空虚,不愿被群体同化,但又忧虑被孤立。在此矛盾中,青年在圈群内的交流表达更强调主体性,如果在信息传递中不是主角,而只是旁观者和被动接受者,青年受众不会感到自己被认可,无法建立认同感。“我要我觉得而不是你觉得”一词成为网络流行语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极具圈层属性弹幕的流行,究其原因在于圈层内个体能就当下话题作出即时的意见分享。《我和我的祖国》快闪活动和影片《我和我的家乡》红遍大江南北,主要原因在于明确了是“我”向我的祖国、家乡在表达情感。

  对常驻圈群的青年而言,理性知道自己的存在远没有感性感觉自己存在重要。在党史学习教育这样的宏大叙事和主流历史文化中进行个体身份确认和构建文化认同,最佳途径依然是让青年感受自己的主角意识。因此,党史学习教育活动应提高青年的参与度,营造身临其境的沉浸式学习氛围。电影观摩、参观体验、交流讨论、党史知识竞赛等让党史学习教育更具体验感和互动感的方式都是不错的选择。话题资本是青年在圈层社交平台沟通交流中实现个人经验与群体认同的交流筹码,丰富的线下党史学习教育互动体验活动,能成为青年圈层社交话题资本的来源,继而能在圈层空间得到群体认同的交流。此外,还应借力学生党员的参与,将他们在线下积累的影响力迁移到网络圈群中。培养学生党员在各自的兴趣爱好圈层为“意见领袖”,主导圈层内的历史文化的认同与凝聚。

  三、从优化党史学习教育知识内容供给扩大教育圈层

  真正入心的思想才能引起青年的共鸣,真正入脑的原理才能成为青年精神世界的细胞元素。某种思想文化能否说服人、使人认同、入脑入心,根本上在于这种思想文化的科学性和彻底性。就党史学习教育而言,科学性和彻底性的重要支撑在于党史知识教育。历史知识是党史学习教育的知识底蕴,是教育成效的重要保障,教育活动越能满足青年对知识的需求,其说服力越强,青年的接受效果越佳。现有的一些党史学习教育活动存在缺乏说服力和感染力的情况,主要原因在于活动内容知识含量过低,理论宣讲不彻底。大白话、反复的套话、形式的空话,青年毫无知识获得感,更谈不上价值引领感。若一味地照本宣科,容易使党史学习教育成为教条式的意识形态灌输,实际仅停留在“政治宣传”的层面。党史学习教育离开了知识性,就会显得苍白无力,只能使青年避而远之。“党的历史是最生动、最有说服力的教科书”,让客观真实的、积淀厚重的历史知识来讲话,党史学习教育才能让青年走出逼仄的圈层空间。因而,内容建设是网络党史学习教育的关键,这也契合自媒体时代“内容为王”的受众价值诉求。

  党史学习教育供给的知识能否在海量网络信息中切中青年的精神需求,被青年关注、点赞、评论和转发,取决于内容的科学性、时代性、包容性和渗透性。首先,党史学习教育要在知识内容的科学性上下功夫。在阐释党史事件时,应拒绝虚构,保证其材料的真实性,避免为了人为拔高某一历史事件的意义而进行想象描述、片面拼凑、嫁接材料。一些红色历史影视剧,不尊重历史,戏说历史,神化革命先辈,引起青年反感,造成恶劣影响。这种“拔苗助长”式拼装出来的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臆造人物会击碎整个党史的可信度,摧毁红色精神的青年基础。其次,党史学习教育知识要在体现内容时代性上下功夫,避免言史只翻故纸堆,应结合当前时事热点问题、以现实社会问题作为切入点引导学生以古论今。例如,我们可以结合当下共产党人带领全国人民抗疫的恢宏背景,讲好抗疫故事,引导青年感悟抗疫精神、进而强化青年责任担当。再次,党史学习教育要在内容包容性上下功夫,让党史学习教育内容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对不同的受众设计不同的内容,有阳春白雪,亦有下里巴人,有宏大叙事,也有个人温情。B站首届网络跨年晚会便是成功的案例,节目潮流多元,新旧并呈,红歌与动漫、游戏无缝对接,引发圈群自发集结,形成一股清新的红色浪潮。最后,党史学习教育要在内容渗透性上下功夫。网络党史学习教育信息要善于借助不同的文化载体,让各种圈层文化都能有机负载党史学习教育,引发圈群成员的情感共鸣。《人民日报》借助H5新媒体产品以及图文、公众号打造的“你好中国”系列活动,全网曝光率超8亿。此外,党史学习教育内容的传播和呈现方式也应因时而新,“出圈”的唐宫小姐姐说明多元素的艺术手法能有效地激活静躺在博物馆中的历史文化。

来源:河北党史 作者:刘望秀 王歆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