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史教育 
 
“大东旅社命案”如何佐证中共一大召开时间?沪语说“四史”上线
2020/7/7 9:44:40

  “7月1日,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光辉日子,这是大家侪晓得的常识。到了1980年初,有党史专家公开了一个惊人的秘密,7月1日既不是‘一大’的开幕日,也不在‘一大’开会的会期里。迪个侪是有确切档案资料证明:像目前保存于俄罗斯档案中的1921年《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还有1921年10月13日红色工会国际驻赤塔全权代表的信,等等。讲起来也真是巧,当年发生勒了上海的大东旅社谋命案,也为专家们的论证,提供了佐证……”由沪语演绎的地方志音频节目《话说六千年——来来讲上海》第二辑《建党100年四史100讲》7月1日在阿基米德电台上线,并将每周定期更新至2021年7月1日。

  《建党100年四史100讲》由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策划,依托地方志资源,10个主题100个故事,涵盖建党、大革命及土地革命、全民族抗战、上海解放、抗美援朝、社会主义改造与全国工业中心、改革开放、浦东开发、新世纪与世博会、更高水平的全面小康等各时期,兼顾史实性、代表性、系统性,成为“四史”学习教育的生动素材。

  节目录制沪语版和普通话版两种版本,沪语版先期入驻阿基米德网络电台,普通话版将在喜马拉雅网络电台上线,并在“学习强国上海学习平台”、市方志办官网“上海通”和官微“方志上海”及上海通志馆官微等同步播出、推广。

  7月1日率先上线的10个故事,包括“1898年,马克思主义传入上海”“陈望道受命翻译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在沪出版始末”“衣冠冢内藏‘国宝’,第一版《共产党宣言》被保护的故事”“老渔阳里初心之地红色之源”“毛泽东与陈独秀探讨中国革命”“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石库门里开一大突然闯进陌生人”“陈独秀、李大钊为什么缺席中共一大?”“‘一大’期间的‘大东旅社谋命案’”等。每段10多分钟的小故事在上海电台资深编辑秦来来的沪语演播下,绘声绘色、入耳入心。

  且听“大东旅社谋命案”是如何佐证中共一大召开时间的——

  1921年7月,来上海出席中共“一大”的代表共13名;其中一位,是来自广州共产党早期组织的陈公博。当年7月14日,陈公博带着新婚妻子李励庄,从广州经香港北上,来到上海参加“一大”。因为夫妻同行,兼顾“补度蜜月”,所以到上海以后,伊拉唔没住进代表们的集体宿舍:白尔路的博文女校,而是到闹市区南京路大东旅社开了房间。

  当时上海滩大型的旅社只有四家,号称“三东一品”(就是大东旅社、东亚旅社、远东旅社、一品香旅社)。上海大东旅社,位于当时永安公司的西北角,就是现在永安百货的前区位置。永安公司是上海南京路上的四大公司之一,大东旅社是永安公司附设的旅馆。永安公司一九一八年九月五月开业,隔日就是大东旅社剪彩大典。大门口两侧挂着一幅金字对联:“天下之大,居亚之东。”那“大东”之名,便是从这副对联中各取末一个字组成的。大东旅社原有五个楼面、60多个房间,1920年扩充至142间房间。在当年的上海滩上,大东旅社名列一流旅馆之中。

  格末,陈公博搭“大东旅社的谋命案”有啥个关系呢?“大东旅社谋命案”搭我党的“一大”召开日脚的确定,又有啥个关系呢?

  大家侪晓得,当年“中共一大”开会的辰光,曾经发生过有陌生人闯进会场,口称寻人跑错地方。幸亏得共产国际的代表马林地下斗争经验丰富,马上疏散代表。当时陈公博唔没像其他的代表一样马上撤离会场,而是留下来搭李汉俊谈一些事情。唔没一歇辰光,法租界巡捕房的一伙警察闯了进来,喝令两人不许乱动,随即开始搜查。

  一阵翻箱倒柜之后,唔没发现什么违禁的东西,带队的探长在盘问了房主李汉俊之后,再盘问陈公博,从什么地方来的,来上海干什么,陈公博说自己是广州法政学校的教师,趁暑假来上海旅游会友。

  探长又问:“你住在哪里?”

  陈公博撒了个谎:“就住在这里。”因为他所住的大东旅社房间里,放着广州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报告,假使巡捕晓得伊住了大东旅社,赶得去搜查,迪个还了得?

  搜查盘问唔没结果,巡捕只能一无所获地回去了。

  当天深夜,陈公博离开会场、也就是李汉俊的住所,出门后发现被密探盯上了,伊就弯进了一家商店,假装买物事,实质勒了动脑筋哪能摆脱盯梢。想起大世界电影场可以随便进出,再讲场子里厢墨赤乌黑容易脱身。伊就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向大世界而去,偷眼看见密探也雇车赶了上来。

  陈公博进大世界后,从书场逛到戏场、戏场逛到杂技场,再上楼至屋顶的露天电影场,在人丛中钻来钻去,从另一只扶梯下楼,坐黄包车回大东旅社,路上窥测不见了尾巴,方才舒了一口气。

  进入卧室后关上房门,马上拿出带来的文件全部烧毁。

  第二天,也就是1921年7月31日早上5点多钟,陈公博勒了睏梦头里,突然听得有一声很尖厉的枪声,继而便听到一个女子凄厉悲惨的呼叫……

  陈公博起身打开房门伸出头去看,走廊里却寂静无人,怀疑刚刚阿是做梦。到了上午9点光景,有一个茶房(服务员)跑进来说,隔壁房间里的一个女人被人杀脱了。陈公博问伊是哪能桩事体?茶房说,前日有一男一女来店里住宿,今天一早那男的叫了一碗面,吃了出去,我问他要铜钿结账,他说等一歇就回来;再讲还有人在房间里。勿晓得我进入房间打扫,格个女的已死在床上,她身中一枪,颈上还有毛巾缠着,大概男的打了她一枪,见她不死,又用毛巾来勒死的。茶房讲,已经向捕房报了案。

  陈公博一听,大觉不妙,担心万一巡捕来了,茶房寻着伊做证人,弄出莫名其妙的麻烦。再讲,万一迪个巡捕就是昨日夜里勒了李汉俊屋里搜查的人,弄勿好拿我认出来,要出大事体。所以马上结账,带着妻子离开了大东旅社。

  “一大”以后,陈公博曾经勒了两篇文章中讲到,住宿勒了大东旅社期间,隔壁房间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就是“大东旅社谋命案”。

  第一篇文章题目是《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发表在1921年8月份出版的《新青年》杂志上;另外一篇是1943年,叛国投敌成了汪伪政权立法院长的陈公博,在《我与共产党》一文中,又一次提及“大东旅社谋命案”。

  当时上海的《申报》,勒了案发第二日的8月1日,就以《大东旅社内发现谋命案》为题先发报道。

上海的《新闻报》也做了报道:7月31日,大东旅社内发生谋毙案。

  千真万确,1921年7月31日,上海发生了“大东旅社谋命案”,这一天正在“一大”开会期间,迪个也就为破解“一大”召开时间从一个侧面提供了证据。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