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学习 
 
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的党史学习教育及其经验启示
2022/1/21 9:55:13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历史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形成、发展及其盛衰兴亡的真实记录,通过总结历史、反思历史,我们可以更好地汲取经验智慧,明确前进方向。百年历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十分重视党史学习教育,善于总结党自身的历史经验,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做好现实工作。毛泽东同志曾多次向全党发出学习历史的号召,强调要了解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特别要了解和懂得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近代历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党的历史是最生动、最有说服力的教科书。我们党历来重视党史学习教育。对历史进程的认识越全面,对历史规律的把握越深刻,党的历史智慧越丰富,对前途的掌握就越主动。”党在成立之初就十分重视总结学习党的历史,对党史学习教育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为党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基础。

  早期工人运动和中国共产党创建史的介绍与总结。毛泽东曾明确指出:“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还应该把党成立以前的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的材料研究一下。不然,就不能明了历史的发展。”辛亥革命爆发至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十年间,宣传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潮的刊物、文章、译著不断涌现,为研究早期工人运动和中国共产党创建史提供了珍贵素材。1915年9月陈独秀创办的《青年杂志》(后改称《新青年》),以及后来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编辑的《少年中国》《湘江评论》《觉悟》等刊物,对推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以及早期工人运动的开展发挥了重要作用。1920年秋至1921年春,上海、北京、广州等地相继建立了共产主义小组,出版了《劳动界》《共产党》等报刊,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使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开始成为一股强大的社会思潮;翻译出版的《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史》等译著,为中国先进分子了解马克思主义创造了条件;利用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组织进步青年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中国实际问题,为党造就最初的骨干,推动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事实上,这一时期我们党的早期领导人就很注意研究早期工人运动和中国共产党创建史,相关文章也不断涌现,如:1921年,瞿秋白发表《中国工人的状况和他们对俄国的期望》,研究了五四运动前中国工人阶级、工人运动状况以及五四运动以后中国的社会主义运动状况;李达发表《讨论社会主义并质梁任公》,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进行了讨论;瞿秋白撰写《社会主义运动在中国》,对工人运动史以及中国共产党筹建史进行了研究,等等。

  成立党史研究机构,收集党史文献资料。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党中央就十分重视珍贵文书档案的收集与管理,并成立了最早的党史研究机构,为党史学习教育留下了珍贵材料。1929年,瞿秋白在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负责人期间,创立了“中国党史研究室”,发布《中国党史研究室征求回忆录启事》,征集“参加党和革命斗争和重要会议的回忆录”,被视为中国共产党书写党史的起点。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20世纪30年代,在莫斯科的中共党员就编纂、刊行了若干中共党史相关的资料集。为适应地下斗争的环境,中共中央设立“中央文库”,专门保管中国共产党的重要文件资料。为保障文库文件安全,瞿秋白起草了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文件管理办法——《文件处置办法》:“如可能,当然最理想的是每种两份,一份存阅,一份入库。”以张唯一、陈为人等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用鲜血和生命保护着“中央文库”的安全,中央文库的文件最终于新中国成立后全部移交给党中央。这些珍贵的档案记录着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的丰富信息,是党史研究的宝贵素材。

  发表党史研究论著,编写出版党史教材。党报党刊发行、党史研究论著陆续发表、党史相关教材编写出版,为党史学习教育提供了最早的素材,推动了党史学习教育全面开展。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创办了《向导》《前锋》《中国工人》《中国青年》等报刊,将党的指示通过党报党刊进行宣传,成为革命群众的指路明灯,推动了中国革命运动的发展,也是进行党史宣传教育的重要媒介。蔡和森在莫斯科作了题为《中国共产党史的发展》的长篇演讲,阐述了中国共产党产生的历史背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并强调了学习党史的必要性。该发言稿之后由向警予等人整理,油印成一本小册子,在党内广为流传。1924—1927年间,瞿秋白发表了《中国革命史之新篇》《世界革命运动年表》等文章,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武装斗争的历史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进行了研究。1928年,瞿秋白为党的六大准备的书面报告《中国革命与共产党——关于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七年中国革命的报告》,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及经验教训做了系统论述,后改写成通俗政治读物。

  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中,自觉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的党史学习教育以服务当时革命为目的,将党史学习教育与中国革命前途紧密关联。毛泽东在深刻总结南昌起义失败以后历史经验的基础上,起草了《古田会议决议》,提出在士兵政治训练中普及共产党的政治知识,将共产党历史的教育融入对士兵的教育中。在《中国共产党史的发展》开篇,蔡和森就提出:“研究俄国革命的经验与俄国共产党的历史,但是同时我们又要知道中国革命及我党要如何发展及其发展的道路如何,故须明白我党的历史。”阐明了想要了解中国革命道路的经验,必须学习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明确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才能掌握革命发展的规律,以实现服务当前革命的目的。1930年,李立三发表了《党史报告》,提出:“党史对于目前政治路线和革命前途有绝大关系。我们必须有明确的认识。”《党史报告》探讨了中国共产党发展的历史线索,论述了1921—1930年年初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史,肯定了中共党史研究的重要性,总结了中国革命的经验。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历程中,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推动了中国革命沿着正确的道路进行,真正做到了以史为鉴,理论联系实际。

  各地设立各级各类党校,开设党史党建相关课程。各地通过设立党校、红军学校和各类培训班,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全面展开。1924年5月,党的第一次中央执委会扩大会议提出:“党内教育的问题非常重要,而且要急于设立党校养成指导人才。”由此,在全国范围内加强了对工人、学校及工商企业的学习教育和政治宣传工作。1924年成立的安源党校,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创办最早的党校,在其开设的课程中已涉及党的历史。1925年召开的党的第四届中央执委会第一次扩大会议,强调了对党员进行教育和训练的重要性,要求各地党组织开办普通党校和高级党校,创办了北京党校,开设了“共产党在民主革命阶段的任务”“党的建设”等课程;1926年年初,上海区委开设的初级党校课程中,包括了“党的建设问题”等课程。此外,各根据地还创办了红军学校和各类培训班,在负责政治宣传、政治教育、思想教育的同时,也大都开设了与党的历史紧密相关的中国革命性质、土地革命等课程,有的还直接开设了党史和党建课程。

  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与党的理论宣传动员紧密结合。通过党史学习教育的开展,进行党的理论宣传动员,党史学习教育的受众扩大,党的理论宣传动员能力也有了一定的提升。第一,通过各级党组织,将党史学习教育与党员教育紧密结合。蔡和森在《中国共产党史的发展》中提出:“同志们都是要做一个好党员,忠实的无产阶级的先锋队……那就必须亲切的深刻的知道党的历史了。”1929年的《宣传工作决议案》,要求党的各级组织“必须扩大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加紧党内的政治教育”,将党的理论宣传与党员教育结合起来,使党员正确了解党史,提升责任感与认同感。第二,通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1933年8月,中共中央组织局发出《关于党内教育计划致各级党部的信》,指出“应当有计划有目的的提高党内政治理论水平,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武装所有新旧同志们头脑,进行经常有组织的教育工作”。为此中央苏区成立了各级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开办了支部流动训练班,对广大党员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党的基本知识教育。第三,通过纪念活动开展全国性的党史学习教育。1933年2月17日,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纪念马克思逝世五十周年的决议》,通过在各地组织纪念大会,在各地党的刊物上发表纪念文章、编译小册子等方式,正式发起了一次群众性的党史学习教育。

  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将党史学习教育与政治教育、思想教育紧密结合,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中自觉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在政治宣传动员的过程中也融入党的历史的学习教育。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通过学习党的历史,总结历史经验,明确了前进方向,提升了对党的历史的认识,留下了宝贵的经验。首先,党史学习教育要做到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人通过学习党的历史、总结历史经验解决实际问题,找到正确的前进方向。时代是不断发展的,党史学习教育的内容也要契合社会发展需要,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其次,党史学习教育应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相结合。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同时也是一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党史学习教育要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纳入党史学习教育体系之中,始终同学习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相结合,才能把握好党史学习教育的方向。再次,党史学习教育应将党内教育与群众性宣传教育相结合。中国共产党在百年发展进程中,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在不同历史阶段,党史学习教育内容的侧重点各有不同,但无论哪个时期,都始终将党内教育与群众性宣传教育结合。面向未来,我们要认真总结党史学习教育经验,建立常态化、长效化制度机制,推进党史总结、学习、教育、宣传,坚定历史自信、筑牢历史记忆,满怀信心地向前进。

  (作者:张健、齐付清,分别系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云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健 齐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