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国资国企改革 >> 正文

上海大众:中德合作共赢创新发展的典范

2019-08-30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陈祥麟口述 韩祖伦、何四雨采访 韩祖伦整理

  口述:陈祥麟

  采访:韩祖伦、何四雨

  整理:韩祖伦

  时间: 2015年11月27日

  【口述前记】陈祥麟,1944年10月生。1979至1984年先后担任上海东海阀门厂副厂长、厂长和上海市机电一局副局长。1984年7月至1986年12月任上海汽车拖拉机工业联营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参与领导上海大众成立前后的合资工作和上海桑塔纳轿车国产化早期工作。1986年12月至1995年8月,先后担任市计划委员会主任、市政府和市委副秘书长、市委研究室主任、上海市海外公司总经理。1995年8月又回到上汽,至2006年7月先后担任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和党委书记,参与领导上汽集团股份化改革,及国家级大集团和世界500强企业建设。

  我于1984年至1987年、1995年至2008年两次担任上汽的领导,加起来将近17个年头。第一次担任上海汽车拖拉机工业联营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第二次先后担任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和党委书记。其中在上汽的第一段时间,经历了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合资项目从谈判后期到签约成立、再到成立初期建设阶段,至今印象深刻。

  改革开放催生上海大众

  上海大众是中国汽车工业对外开放的先驱之一。上海大众合资项目的由来要追溯到1978年,也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

  这一年,国家计委、经委和外经贸部为了加快我国工业改造,增加外汇收入,准备向国务院报告引进一些国外先进生产装配线。主持过一汽、二汽建设的一机部副部长饶斌得知消息后,觉得这是发展轿车工业的好机会,就向国家三部委建议:引进一条轿车装配线,放在上海,改造上海轿车厂。放在上海的理由是上海工业基础好,有利于项目建设。三部委采纳了饶部长的建议并报告国务院,得到批准。

  1978年7月底,饶部长派人到上海联系落实。上海市领导十分重视,要求上海机电一局蒋涛局长和上海拖拉机汽车工业公司仇克经理负责,迅速组织力量,研究起草报告。8月8日,由一机部和上海市共同签发的《关于引进轿车制造技术和改造上海轿车厂的报告》上报国务院并得到余秋里副总理的批示同意,据此一机部和上海市领导带领上汽开始与多家汽车跨国公司接触商谈,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在洽谈中提出“最好采取合资经营的方式”的建议。饶部长特请国家计委领导就“上海轿车项目能不能搞合资”问题请示邓小平同志。小平同志斩钉截铁、一言九鼎:“可以,不但轿车可以,重型车也可以么。”自此,上海轿车项目就从引进生产线技改项目改为合资经营技改项目。

  小平同志一锤定音后,一机部和上海市领导就带领上汽按照合资要求寻找合作对象,经过反复比较,最后确定德国大众汽车公司为合作伙伴。不料1979年国内经济暂时面临困难,需要调整、压缩一批建设项目,危及上海轿车项目。蒋涛同志作为项目负责人很着急,向市领导专门汇报。上海市委为上海轿车项目召开专门会议,决定请示中央留住项目。一机部也为项目召开专题会议,饶部长也力主保留该项目,他向国家计委和国务院进出口领导小组报告了一机部和上海市的意见,最终得到支持,保留了该项目,只是规模缩小了。

  中德双方谈判中最关注的问题主要有三个。一是外汇平衡,二是政府支持,三是收益保障。经过双方共同努力,想方设法将这些问题一一化解。例如,为表示中央支持,中方由中国银行以美元出资入股15%,中汽公司入股10%,上汽争取到每年1亿美元外汇额度并负责包销,同意外方提出的投资收益率18%的要求等等;外方承诺发动机出口增加外汇和投资收益率20%封顶,并承诺在1997年之前所有盈利留在企业滚动发展等等。

  由于小平同志的高瞻远瞩和国务院领导的重视,项目完成了审批程序,指引我们走上了开放的道路,上汽迈开了国企改革的步伐。

  初期建设连闯三道难关

  1984年7月,市委、市政府决定将上海拖拉机汽车公司从机电一局单列划出,升格组建汽车拖拉机联营公司,由机电一局局长蒋涛和党委书记汪儒文担任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并把时任机电一局党委副书记的蒋以任同志和时任机电一局副局长的我调到了上汽。蒋以任担任公司副董事长和党委书记,我担任副董事长和总经理。

  为了保持项目的连续性,我全权委托仇克同志继续同德国大众完成谈判,并内定为上海大众第一任董事长。又从上海柴油机厂调来张昌谋同志,他英文好,懂管理,又有国际打交道经验,充实到引进办,内定为上海大众第一任总经理。我们的任务就是一鼓作气完成合资谈判,争取项目尽快批准,确保上海大众顺利成立开业,确保新公司正常运转。市计委、经委、外经贸委等领导同志负责带领我们多次赴京汇报。经过努力,项目正式批准。

  1984年10月1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上海大众合营合同签约仪式,中德两国总理亲自参加,历时6年的艰苦谈判终于尘埃落定。然后德国总理科尔又到上海参加上海大众奠基仪式,李鹏副总理和汪道涵市长陪同。这样的安排,规格很高,在国内合资项目中并不多见,反映了中央、上海和德方对这一项目的高度重视和充分肯定。

  1985年3月,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1985年3月21日,上海大众挂牌成立;同年9月,上海大众开业投产,合资公司开始全面运转,中德双方也正式开始在一个实体中进行合作。市委、市政府对上海大众高度重视,作为全市重点,全力支持。

  上海大众成立初期困难重重,最紧迫的是闯过财力、人力匮乏和场地安排这三道难关。

  第一是闯过财力匮乏难关。由于种种原因,上海大众建设资金一段时间迟迟没有落实。我十分焦急,在1985年全国计划工作会议期间,专门写信给江泽民市长,汇报上海大众建设情况,以及存在的技改指标、贷款额度和外汇“三个不落实”的问题。江泽民市长非常重视,马上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把我和上汽董事长蒋涛、上海大众董事长仇克一起找去,详细听取汇报后,亲自打电话给参加全国计划会议的朱宗葆副市长,要他在会议期间帮助解决“三个不落实”问题。经过努力,技改指标、外汇额度、贷款额度终于列入全国计划会议的本本上,问题逐一得到解决。

  第二是闯过人力匮乏难关。上海大众建设之初,人才捉襟见肘,难题很多,我们大声疾呼,积极争取市领导和各方大力支持。首先,上海大众迫切需要若干汽车行业专家级尖端人才。为此,江泽民市长亲笔写信给中汽总公司总经理陈祖涛,希望从一汽、二汽得到人才支持。中汽总公司和一汽、二汽的领导十分重视,经过积极协调,从湖北省调来省机械设备成套局局长王荣钧接张昌谋同志担任上海大众总经理,张昌谋同志调任上海实业公司总经理;从二汽调来规划专家刘炎生和发动机专家顾永生,到上海大众分别担任规划管理部经理和发动机厂厂长;从一汽调来底盘专家王祎垂到上海大众担任产品工程部经理,负责抓零部件国产化工作。这些高端人才毅然离开熟悉的优越环境,来到上海大众艰苦创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其次,上海大众迫切需要一批专业人才。又是江泽民市长亲自特批200户上海户籍额度,吸纳全国各地人才到上海大众工作,通过公开招聘后,各类管理技术人才开始向上海大众集聚。再次,上海大众迫切需要一大批适合各个岗位的管理人才和技术工人。为此,我们在上海汽车厂划分时,将桑塔纳试生产人员、德语翻译和英语基础较好的人员,以及年纪轻、文化程度高、有培训前途的人员优先保证给上海大众,为合资项目提供初步人力保证。同时,得益于全市四面八方全力支持,上海市工业党委、市经委、人事局联合召开支援上海大众建设人才调配现场会,得到市机电、仪表、轻工等十多个工业局的合力相助。正是全国全市各方面人才的加盟,保证了上海大众初期建设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第三是闯过工厂场地如何展开技术改造的难关。上海大众合营合同规定,第一期技术改造工程要利用上海汽车厂厂房场地,上海汽车厂必须18个月迁出,把12万平方米建筑让给上海大众。市计委原来打算把上海汽车厂的设备搬到5703厂,生产0.5吨小卡车,可是没有落实。为了保证上海大众的技术改造及时展开,经过慎重研究,上汽决定与嘉定县(今嘉定区)合作,用上海汽车厂的设备和嘉定县新造的厂房,搞国有集体联营,在嘉定县李宝林县长大力支持下,上汽和嘉定成立上海汽车联营厂筹建小组,全力组织实施。至1986年3月圆满完成“倒瓶子”工程。从国资到国集合营,实际上也是一次国资改革,改革会涉及利益调整,许多同志发扬牺牲精神,以实际行动支持改革。举个例子。当时汽车厂一分为二,一部分到上海大众,一部分去联营厂。因为上海大众待遇高有奔头,大家都争着去。关键时刻,汽车厂副厂长蒋志伟和党委书记徐长钧识大体顾大局,态度鲜明表示,带领大家去联营厂,保证完成上海汽车厂搬迁和当年产出的艰巨任务。还有个动迁户例子。该户是汽车发动机厂职工,要动迁的是刚建好的儿子结婚用的新房。经过厂领导和嘉定县领导的耐心工作,并千方百计解决她的实际困难,这位职工终于如期搬迁。在“倒瓶子”过程中,主管技改的市经委领导多次现场调研指导,实事求是帮助我们排除非议,取得了当年见效的成果,安定了职工队伍。后来,联营厂并入上海大众,使产量翻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