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国资国企改革 >> 正文

“久事公司”:中国投融资改革的领头羊

2019-08-30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张惠民口述 许一鸣采访整理

  久事,久事,教会我们的事

  回忆起来有一次,我代表上海到哈佛大学演讲,有个外国董事长问我,你们上海这么大的投资规模,投资资金从哪里来?将来如何偿还这笔钱?我跟他说,我们的钱来自三块:一块用过去的钱,一块用现在的钱,还有一块用将来的钱。过去的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土地批租,靠的是土地的增值。现在的钱,是经济发展后所产生的巨大财政收入。将来的钱,是通过投资公司的融资,举债搞建设,利用时间差,“借鸡生蛋”。举个很简单的例子:1982年,我们造延安路隧道,花了三个亿,三年后,我们造一条延安路隧道的附线,花了11个亿,同样的工程量,但在这三年中,动迁和材料成本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后建成的杨浦大桥花了将近20亿,徐浦大桥30多亿,现在东海大桥花了100多亿。基础设施越早投入,成本越低,我们用将来的钱造将来需要的基础设施,这笔账是非常非常划算的,所以举债搞基础建设是极其正确的事情。久事公司通过举债方式进行投融资运作,探索出一条利用财政信用进行投融资的行之有效的途径,从而为上海城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找到了解决资金短缺的“金”钥匙,迎来了上海城市建设的第一个高潮期。可以说,久事公司源于体制创新,又进一步推动体制和制度的创新。

  作为改革的先锋,久事公司成立之后,极大地推动了上海城市的现代化进程,促进了城市土地资源大幅升值,为上海实行土地批租政策打下坚实基础,土地批租的营收则再用于建设基础设施。1992年,市委、市政府分别在工业、农业、城市建设、科技发展、科教文卫等范围组建了十家投资公司,迅猛地推进了上海各行各业的投融资体制改革进程,投资规模大大增加。1978年上海整个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只有27.91亿,到了1992年已经增长到357.38亿,而如今已是6000亿的规模,如此迅猛的发展,为上海各行各业的基础设施建设、经济社会发展、民生改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上海投融资改革的经验很快地被全国各省各市所接受,各地纷纷参照上海久事公司的经验组建投资公司,举债搞建设,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经济发展。整个中国掀起了投融资体制改革的热潮。投融资体制改革后所带来的巨大的建设财力又推动了新一轮的改革发展。

  回顾久事公司的发展历程,我觉得我们应当正确的理解和评价投资公司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30年前的资金状况、投资环境与现在大不相同,可以说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久事公司成功的运转、操作和执行为上海乃至全国各地创造了改革的先机。我们不能忘记,中国今天的经济体量是投资公司迅速发展壮大的不断积累的结果之一。如若没有当初的投资公司,中国不可能有如今的经济实力,上海也没有今天的发展。

  中国的巨变跟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成功是密不可分的。而久事公司是中国投融资改革的领头羊,引领着上海经济在改革中欣欣向荣,引领着投资公司在中国遍地开花。久事公司是中国投融资改革的缩影,作为改革的一个支点,它推进了投融资改革的进程,推动着中国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