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国资国企改革 >> 正文

“久事公司”:中国投融资改革的领头羊

2019-08-30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张惠民口述 许一鸣采访整理

  口述:张惠民

  采访:许一鸣

  整理:许一鸣

  时间: 2015年10月24日

  【口述前记】张惠民,1951年11月生。历任上海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建设委员会主任,上海市洋山深水港工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党组书记,临港新城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党组书记,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久事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任职期间,目睹了上海走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变迁,见证了上海投融资体制改革的起源——“94专项”的设立,经历了上海市政府“总账房”——久事公司从筹备到发展壮大的全过程。

  20世纪80年代,久事公司应运而生,开启了上海投融资体制改革的大门。久事公司是上海城市建设发展历史齿轮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是了解中国投融资体制改革的一把钥匙,是中国投融资体制改革的缩影。我看着久事公司一步步走来,从改革开放中脱颖而出,每一步都踏踏实实、稳扎稳打。28载的风雨历程,小小的树苗现已长成参天大树,飞落的种子也已郁郁成林,回顾久事公司成长的历史,也可以说是回顾中国投融资体制改革的进程,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是智慧的启迪、宝贵的财富。

  “94专项”催生久事公司

  1978年我进入上海市计划委员会,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经济准备大规模发展,为了推进上海的经济社会发展,上海市计划委员会刚刚开始重建。那时候我刚从同济大学毕业进入机关,在投资计划处工作。投资计划处主要负责整个上海各行各业基本投资建设的计划、落实和操作,是个非常重要的投资综合部门。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城市经济、社会发展、宏观研究等工作,与上海的城市发展有着很深的感情和渊源。

  那个时候的上海,基础设施多年欠账,严重滞后,有所谓“水深火热”之说,城市矛盾非常严重,当时的上海有“三难”——住房难、交通难、环境难。住房难,上海人均住房面积只有三平方米左右,三代同房的情况比比皆是;交通难,上海的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像是在火山口穿梭,朱镕基同志到上海工作后,还说过一句话,就是感觉自己是坐在火山上,不知哪一天会爆发;环境难,随着工业废水、废气、废渣的排放量大幅度增加,黄浦江、苏州河水质严重恶化,江水在20世纪60年代末已开始出现“黑臭”现象。

  如何解决上海的问题?关键要发展,要建设,要资金。那个时期,中央对上海的财政体制是统收统支,在一个“锅子”里吃饭,而当时上海全市财政资金只有“5亿人民币”,这些钱不仅要用于工业生产、城市基础建设,还包括科、教、文、卫等领域的发展,投资金额的巨大缺额令历届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陷入了两难之境,如何改变上海城市建设资金筹措难问题成了当时最大的难题。

  1979年,邓小平同志提出以深圳为试点推进中国的改革开放,引进外资、利用外资。从现在来看,在深圳率先进行改革开放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而当时的上海仍处于改革的“后卫”,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上海的情况越来越困难。1985年,姚依林同志到上海调研,上海向中央作了一个详尽的全面汇报。确切地说,当时的上海迫切的需要来自中央的支持。实际上,当时中央的财政也相当困难,无法在资金上为上海的城市建设发展提供更多的支援。即使当时的上海困难重重,中央领导人认为上海的地缘优势还是相当明显的,背靠陆地、面向海洋、依临长江、内怀黄浦,同时作为沿海老工业基地还拥有技术、人才、传统、经验这些软实力储备。中央要求上海必须善用这些优势,以改造、振兴上海。1986年8月5日,国务院以“国函(1986)94号”文,批准上海采取自借自还的方式,扩大利用外资,以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工业技术改造,增强出口创汇能力,发展第三产业和旅游业。这是中央给予上海的一个非常关键的政策,解决了上海中长期发展面临建设资金不足的矛盾,是上海经济发展和投融资改革发展的转折点,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94专项”给上海带来了什么?最重要的是32亿美元的外汇额度,采取把盈利与非盈利基础设施项目捆绑起来的方式,自我平衡,以加速完善城市基础设施,提升城市的综合功能,促进上海经济发展向外向型转变,其中14亿美元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13亿美元用于工业技术改造,5亿美元用于第三产业。同时,中央给了财政支持、银行信贷、债券贷款等一系列优惠政策。除此之外,中央不再向上海收取工业、第三产业项目所产生的利润,直接用于偿还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所产生的负债。

  1986年,上海召开贯彻“94专项”项目财税工作会议那么上海是如何利用好这32亿美元额度?第一要如何确定优质的项目,投资的方向要正确。第二要确保整个投资建设的速度。第三要形成一整套融资、投资、还款机制。换句话来说,就是要用好“94专项”的优惠政策,统筹还本付息,最终实现自借自还的目标。如何成功、准确地利用好中央给上海的这个政策,当时的市委、市政府做了非常正确的决策:组建专门的经济实体——一家投融资公司,即久事公司。“久事”即是“94”的谐音,寓意着公司长长久久发展,踏踏实实做事。由久事投融资公司,来负责“94专项”,进行资金的统筹、调剂和管理,做到了“贯彻政府投资,实行市场化运作机制”。我现在回想起来上海投融资改革是历史的机遇、现实的需要和时代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