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国资国企改革 >> 正文

产业集聚,推进功能园区建设和城市更新

2019-08-30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刘家平口述 杨敏 刘睦轲采访整理

  口述:刘家平

  采访:杨敏 刘睦轲

  整理:杨敏 刘睦轲

  时间: 2016年12月

  【口述前记】刘家平,1957年7月生。先后在上海起重电器厂、上海市工业党委、上海市政府办公厅任职。1999年1月至2012年6月,先后担任上海市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发展总公司(以下简称“漕开发总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总经理,2012年7月至2015年11月,任漕开发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任漕开发总公司监事长。2003年5月至2015年6月,先后担任上海临港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2015年6月至今,任临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2003年6月至今,先后兼任上海临港新城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上海洋山保税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上海临港产业区管理委员会党组成员,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党组成员,上海市临港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党组副书记。 在漕河泾、临港任职期间,亲历上海产业集聚建设功能园区的过程。

  1999年元旦,我从市政府办公厅调到企业,开始从事园区开发工作,先后担任上海市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发展总公司(以下简称漕开发总公司)、上海临港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港集团)的主要领导。17年来,亲历了漕河泾开发区转型升级成为国际一流高科技产业园,临港产业区从荒芜的盐碱地成长为上海科创中心主体承载区,以及漕河泾、临港品牌园区的“走出去”发展历程,对于这段时期上海产业集聚与转型升级、功能园区的开发,有着深厚的感情、深切的体会。

  找准产业定位,科学集约发展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改革开放大潮刚刚掀起,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汇集国内外的300多名专家学者及工程技术人员,通过对欧美和亚洲等国家和地区的高科技工业园区开发经验的探索,和对国内深圳、广州、天津、大连、北京等地区建立特区和经济开发区等情况的调查了解,对上海地区包括自然环境、智力集聚、基础设施、交通运输、工业基础等39项180多个数据指标的分析,结果漕河泾地区得分居首,成为当时上海建设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最佳选址。

  1984年3月25日,汪道涵市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尽快在漕河泾地区建成微电子工业区,同时组建微电子开发区公司,以此作为振兴上海经济,积蓄后劲的战略举措之一。”同年,上海市政府无息贷款一亿元,由微电子工业区开发公司具体负责开发区的规划实施和开发建设及管理。1986年9月26日,上海市漕河泾微电子工业区举行开工典礼。1988年6月,国务院批准上海市政府关于“将现有漕河泾微电子工业区扩建成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列入上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序列”的请示,漕河泾成为全国沿海城市中排列第14位的经济技术开发区。1990年4月,上海市人大审议通过《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暂行条例》,成为全国第一部开发区地方法规。1991年3月,又被国务院确认为全国首批27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之一。这样,它就成为全国唯一具有“双重性质”的开发区。

  漕河泾第一个现代服务业集聚区1988年7月,上海市政府将上海市漕河泾微电子工业区开发公司更名为上海市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发展总公司,统一负责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筹集和运用、土地开发和土地使用权转让、房屋经营、举办各类企业及技术和产品贸易等综合服务、行使市政府授权的开发区的部分管理职能。

  因此,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是漕河泾开发区的立区之本,尽管历经几任领导,但都牢牢坚持引进“高技术、高层次、高投资”项目的原则。创建初期,开发区利用当地原有的电子仪表产业基础,引进、消化、吸收国外资金和先进技术,建立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微电子产业,进而逐步延伸到其他产业,直到今天形成了以电子信息为支柱产业,以新材料、生物医药、高端装备、汽车研发配套、环保新能源为重点产业,现代服务业为支撑产业的“一五一”产业格局。

  我在1999年初到任漕河泾开发区,正值亚洲金融风暴还没有消退,招商形势与建设规模都跌入低潮,公司经营也面临困难,影响了总公司全体员工的收入,尽管如此,大家毫无怨言,反而以加倍的努力扑在招商建设与管理服务的一线,也正是有这个众志成城的团队的辛勤付出,漕河泾开发区才能抢抓机遇、攻克难关,实现跨越式发展。随着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经济在更大范围和更深程度上融入全球经济,我感觉到突出产业政策、淡化区域政策将成为必然趋势,开发区原有的政策优势将逐渐消失,我们必须更加注重发挥自身高技术、高附加值企业服务的有效机制,努力以前瞻性、差异性塑造投资环境新优势,实现开发区从依靠政策优势向依靠投资环境综合优势的转变,当时我们相对应地做了一些工作:

  首先是集聚人、财、物资源,按国际化标准建设“三大园区”:一是“双优园区”。引入国际管理标准,从一开始就按照国际质量和环境认证的要求建设。从2001年起,总公司已通过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和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实现了“双优园区”目标,2003年通过“ISO14000国家环保示范区”认证。二是“数字园区”。当时目标是将开发区建成“以电信全服务为基础、宽带信息网络为平台、数字化商业服务为应用”的数字园区,为区内企业建立国际化信息“高速公路”。2001年总公司与上海电信签订了建设数字化园区协议,对开发区的厂房、楼宇实施光纤网络设施建设,2002年就实现了全区覆盖。三是“国际园区”。学习国外科技园区的先进理念及管理经验,把开发区建成全方位开放的国际性园区。2001年与英国宇航集团、英国阿灵顿公司合资共建占地60公顷的高科技园区——“科技绿洲”。三大园区建设的启动,有效提高了开发区投资环境的性能价格比,大大推动了招商引资工作。

  第二块是在打好“服务牌”上下功夫。开发区坚持以高科技企业需求为导向,以“客户至上、追求卓越”为共同价值观,努力拓展服务功能,将服务作为开发区招商引资的有效资源和品牌建设的核心内容。为使“客户至上、追求卓越”的服务理念变为实际行动,开发区专门成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接受企业来信、来电、来访和投诉,建立了为企业服务的快速反应机制。

  在“三大园区”建设初见成效的基础上,为谋求开发区的新一轮发展,审时度势后我当时强调,要“以差异性发挥优势,以前瞻性创造特色”加快形成核心竞争力,提出了“走出开发区,建立新飞地”的战略构想,选址闵行区浦江镇,建设10.7平方公里的高科技园。2001年11月,时任国务委员吴仪来漕河泾开发区视察时,同意漕河泾“一区一园”的发展模式,扩大规划用地;2003年,国务院批复同意在浦江高科技园内增设“漕河泾出口加工区”,经过短短八个月争分夺秒的筹备,2003年11月出口加工区顺利通过国家八大部委组织的封关验收。当时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国务院在发文批准漕河泾扩区的第二天召开会议,决定对新设立和扩建的各级各类开发区项目一律暂停审批。当收到批文时,我们都很受鼓舞,这也充分说明中央对漕河泾开发区发展的认可与支持。2004年,经国务院批准,漕河泾开发区扩区8.3平方公里,由浦西向浦东“飞地”发展,建立了“漕河泾开发区浦江高科技园”,这为开发区的空间拓展、园区品牌的输出打开了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