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冯小敏:城市基层党组织的运行轨迹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冯小敏/口述 谢黎萍、张励、张东保/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冯小敏(曾任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

  采访:谢黎萍、张励、张东保

  整理:张励、张东保

  时间:2018年4月11日

  回顾20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城市基层党建的探索历程,对于我们更好地领会十九大关于党的建设总要求,在已有的工作基础上进一步补齐短板、激发基层党组织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不断提高党建工作质量具有积极意义。

  上层抓合力,基层抓活力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城市基层党建工作先后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每个阶段都有着鲜明的特征。其中,“上层抓合力,基层抓活力”可以说是1990年代城市基层党建工作的基本思路。

  “上层抓合力”,最重要的是强调一个党委,三个党组。在市这个层面,一个党委是市委,三个党组是市人大、政府、政协党组。市委是领导核心,总揽全局、协调各方,三个党组要对市委负责,在市委领导下形成合力,这是我们政治体制最大的优势。

  市委对下面的领导则是采取“条”“块”结合的工作体制,通过十个大口党委和二十个区县党委来实现的。“条”是指大口党委,这是上海的特色。它形成于计划经济时期,20世纪60年代上海就已经成立了工业、市政交通等政治部,这些可以说是大口党委的前身。“条”具有行业优势,在长期发展中积累了丰富经验,集聚了人财物优质资源。抓好“条”,市委就把这个领域党的工作包括基层党建抓起来了。“块”指的是区县党委,上海是一座超大型城市,分级管理比较符合上海的实际情况。区县党委管理范围覆盖上海全域,在城市基层党建上同样承担着重要责任。尤其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块”是“两新”组织生长发育的主要舞台,是城市最具活力的区域,对于城市发展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各类矛盾具有很强的托底承载力。总的来看,在保障城市加快发展的速度、深化改革的力度、社会稳定的程度三者的协调平衡上,“条”“块”结合的工作体制发挥着重要作用。

  “基层抓活力”,主要是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下放事权,推进“两级政府三级管理”。20世纪90年代初,上海开始推行“两级政府两级管理”,向区县下放事权,要让当时20个区长成为20个“小市长”。到了1995年的时候,“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开始萌发。市委当时在全市范围开展了加强社区建设和管理的调研和试点。通过调研和试点,大家认识到,基层要有活力,你一定要给他一定的权力,当时权力都在上面,执法权、城市管理权都集中在区里,“看得见的管不着,管得着的看不见”。在街道第一线,天天感到脏乱差,但没权管理,权力都在区里,而区管理部门作风机关化日常看不到这些脏乱差。于是,1996年3月,市委正式提出“两级政府三级管理”体制,把街道真正作为城区管理的一个层级。1997年进一步明确了街道党政机构设置,要求派出所、工商所、房管所、市容环卫所、地段医院等与社区街道对应设置。原来像我们小东门街道是三个工商所,一个是管十六铺市场,一个是街道范围的,还有一个是管城隍庙小商品市场,经过调整一个街道就对应设置一个工商所。

  第二件事就是利用工业结构转型,使上海城市基层社区党支部书记这支队伍上了一个层次。我们原来的居委会干部,基本是50年代从家庭妇女中动员出来的,从1950年代的“小辫子”一直做到“老太太”,到1990年代这支队伍青黄不接。当时正好是工业结构调整、企业重组,纺织系统从55万人减到15万,40万人到哪里去?市委书记黄菊提出来,国有企业这么多干部转出来,都是带过队伍的,都是很优秀的中层骨干,能不能将他们转到城市做居委干部,并让市委组织部去落实这件事。组织部制定了办法,以大厂的中层干部和小厂的厂级干部为骨干,自愿报名,再组织考核,从中选拔了3000多人。当时上海3000多个居委会,每个居委会1个人。这支骨干队伍就这样建立起来了,凡是到这个岗位的,享受事业编制待遇,并按照事业编制退休,他们也被称为“黄菊干部”。现在上海滩最有影响的居委会支部书记、全国先进,比如长宁区虹桥街道虹储居民区书记朱国萍、普陀区桃浦镇紫藤苑居民区书记杨兆顺、虹口区凉城街道秀苑居民区书记杨如明等,都是这批人当中的。这批干部眼界更开阔、文化知识更高,实际经验更丰富,承担起了1990年代以来社区建设管理和社区党建工作。

  “基层抓活力”还有一件事,就是“凝聚力工程”。1990年代初,当时的华阳街道都是棚户区,地势低洼、多为危棚简屋,最怕的是夏天风、暴、潮“三碰头”。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街道动员机关干部到居民区查看受灾情况,一楼居民家里大都进水,冰箱漏电。街道党委书记陈建兴看到两个孤老困在进水的屋里,坐在床上你望我我望你,陈建兴把老人背到旁边学校的临时安置所。这件事触动了他:我这个父母官,到底要做什么?老百姓的事如果关心不好,你这个党委、你这个父母官就没尽到责任。他们提出,要关心老百姓的疾苦,要串百家门、知百家情、解百家难、暖百家心,这就是“四百精神”。当时市委组织部正好在思考基层党建怎么抓法,华阳街道的事迹引起了市委组织部的重视。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罗世谦亲自带队到华阳街道蹲点调研,总结“凝聚力工程”的经验,并向全市推广。不仅是华阳街道,全市还选了正广和汽水厂、华东政法学院国际法系、松江县新桥镇春申村等几个地方试点。长宁区将“凝聚力工程”一届届党委坚持下来,口号没有变,一讲讲了20年,这也是坚持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基层党建的一个典型。“凝聚力工程”后来出了本书,序是我写的,我说“凝聚力工程”生生不息的原因就在于,它抓住了基层党建的本质,就是服务群众,做好群众工作,今天的组织力也是这样,组织力讲到底基础就是服务凝聚群众、做好群众工作,它体现了基层党建工作的核心,那么多年来经久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