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陈锦华:落实政策,平反冤假错案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陈锦华/口述 徐建刚、黄金平、周敏/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陈锦华(曾任中央赴上海工作组成员、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革委会副主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兼市计委主任)

  时间:2008年6月12日

  采访:徐建刚、黄金平

  整理:黄金平、周敏

  中央工作组在上海进行的“平反和落实政策”工作

  1976年底,中央工作组对市组办和区县级的103个领导班子做认真的清查、考察和排队,分管这项工作的领导有苏振华、倪志福和彭冲。“文革”期间,“四人帮”出于改朝换代的阴谋,大肆迫害老干部和知识分子,在上海迫害的老干部总数达106264人,经过中央工作组一年多的工作,复查了91917人,占应复查干部总数的86.5%。复查、解放高级知识分子不少于1400人,占应复查总数的96.5%。工作组的同志抱着认真负责、严肃的态度进行复查,进度也很快,这为上海今后的飞速发展奠定了基础。至于为什么还有极少数干部没有早日得到平反昭雪,主要是因为这些同志在历史上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当时中央对这些历史性问题都有明确规定。在中央未改变规定以前,地方党委无权改变,以致有的干部被“解放”得稍晚些,对待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放到历史的环境中去看待。

  上海文教领域的“平反和落实政策”情况

  我是分管文教系统的平反和落实政策工作的。上海的文化艺术领域地位显著,在全国影响很大,被称作全国的“半壁江山”,尤其是电影、出版等方面。但上海文教领域在“文革”中受灾是最严重的,“四人帮”篡党夺权,把握舆论阵地,由张春桥、姚文元直接操控着文教领域,是重灾区。我认为对文教领域的问题是否处理好很重要,责任重大,一定要努力做好。我记得1976年11月,在上海展览馆的电影院,文教系统召开揭批大会,批判“四人帮”及其在上海的余党,徐景贤站在台上接受批判,有4个人坐在主席台上,巴金坐在我的旁边。巴金对我讲,10年前“文化大革命”开始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大概是1966年12月,徐景贤他们在文化广场开万人造反批斗大会,批斗市委领导陈丕显、曹荻秋等人,把我们这些人都作为牛鬼蛇神拉去批斗。那是徐景贤怎么也不会想到的,10年后他自己站在台上被批斗。巴金说真是老天有眼,是报应。我对他说,我们老祖宗讲过,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人做的坏事太多了。

  我们很多人都受一些明星的影响,通过看他们的电影、戏剧等,对这些人都有好感。我看了不少材料,了解到“文化大革命”把这些人整得够呛,对他们很不公正,就我个人来说内心深处对他们是同情的,态度是积极的。举个例子,可以说明我对他们的关心,想方设法给他们办成事。有一天,导演张骏祥给我写了封信,信上说家里冬天太冷,爱人周小燕在家要弹琴,房间内温度太低,她手指都撑不直,能否帮助请煤气公司安装一个取暖器,能让小燕练琴。我看了信后马上给他打了电话,说信我已经收到了,我什么时候到你家来串串门。后来,我特意去了他们家,是穿着军用棉大衣去的,这样我和煤气公司讲就有根据,确实很冷。后来,这个问题得以解决。还有曹聚仁的女儿曹雷,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后来,曹雷在上海电影译制厂工作,她喜欢写作,“文革”中,参加过电影剧本《春苗》的写作,后来,徐景贤直接拿去插手电影的修改和拍摄。因此,在粉碎“四人帮”以后,有人批判她参与剧本写作的问题。她当时可能说了一些不满意的话,有些人就揪住他们的话反映到我这来,我说算了,没什么问题的。我从来没有揪过任何人的小辫子,主张宽容,家和万事兴,不赞成无事生非,到处制造矛盾,这是我的思想,是我主管文教口没有发生大的失误的思想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