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鲁又鸣等:谁愿意啃闵开发这块没肉骨头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鲁又鸣、蒋建忠、吴凡音/口述 郭继、赵菲/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蒋建忠

  

  吴凡音

  口述:鲁又鸣[曾任上海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上海闵行联合发展有限公司党委(党组)书记兼董事长、总经理]

  蒋建忠(现任上海闵行联合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

  吴凡音(上海闵行联合发展有限公司招商中心副总经理)

  采访:郭继、赵菲

  整理:赵菲

  时间:2013年1月16日、2018年8月3日

  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征程,从当时全国其他省区的实践看,创办特区已经取得比较广泛的共识。上海也面临改革开放、吸引外资的大好形势。但当时的上海可谓百废待兴,城市建设历史欠账严重,基础设施陈旧,不能满足外商投资项目建设的配套要求。于是,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汪道涵提出一个思路,即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规划一块地区,集中先搞好基础设施建设,再把外商投资项目引入,这样既可节省投资,也可加快进度。经过规划部门及专家的反复论证,1982年9月,上海市政府决定建立以吸引外商工业性项目为主的闵行开发区(当时叫“出口产品工业区”)和以发展第三产业为主的虹桥开发区。

  解放思想啃下闵开发这块没肉的骨头

  虹桥开发区靠近市区,搞商贸比较有利,闵行开发区依托闵行老工业基地,以工业为主。这样的布局比较科学合理,既节约土地,也节省投资。1983年上海专门成立上海市闵行虹桥开发公司,一个班子管理两个开发区。后来,为了投资、建设、管理上的需要,分别成立了两个中外合资的开发企业,即闵行联合发展有限公司和虹桥联合发展有限公司。

  常言道,凡事开头难。开发区的创业过程也是如此。闵行开发区规划建设的地域,原本是属于马桥乡的紫藤大队,是一片农田,在一片农田里建设开发区,离不开资金的投入。但在闵行、虹桥开发区起步时期,市政府从全市的市政建设费中拨了1个亿,给闵行6500万元,给虹桥3500万元。闵行开发区一期规划,开发面积为2.13平方公里,按照当时的标准,每平方公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投入1个亿的资金,资金缺口比较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采纳了汪道涵市长提出的引进外资搞开发的措施。市里与日本有关方面接触,可他们认为基础设施投资周期长,回报低,不感兴趣。后来又与香港中银集团接触,他们派人来进行了可行性分析,测算的结果是闵行的投资要有五年的亏损期,所以也不看好。反而对虹桥的投资相对感兴趣。有人比喻,闵行和虹桥两个开发区犹如一个蹄髈的两部分,虹桥是块肉,闵行是块骨头,谁愿来啃骨头?

  没办法,上海就要求捆绑投资,最后与香港中银集团谈成,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共同对闵行与虹桥各投资3500万元。因为他们看好虹桥,所以对虹桥的投资是按1:1出资,并且资金一次到位。对于闵行则分几年分批到位,因为他们担心投资回收困难。职工队伍同样对去闵行信心不足。1985年成立两家合资公司,基本队伍就是从“母公司”分家来的,原来“母公司”领导班子四个人中,三个去了虹桥,只有一个到闵行。职工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为鼓舞士气,我们公司班子在第一次董事会上作出一项重要承诺,只要我们努力工作,闵联公司的职工将来的待遇不低于虹桥。实际上,当时母公司已经对虹桥投了一半,而闵行连工资都快发不出去了。我们到中国银行跑了好几次,找行长,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投资方。当时给我们贷了六十几万过年,职工的工资都是从贷款中拿出来的。

  接着,我们调整原有规划,压缩投资。按照开发区原来的规划,设想很全面,其中一项要在黄浦江边造一个货运码头,还有供暖工程,但都由于资金的缺口和实际的需求被砍掉了。

  我们就根据合资开发公司的有关章程规定开发区的土地采用租用形式,把土地租用的费用归开发公司作为收入来源,进行再投入。当时有关部门的领导提出了异议,认为土地是国家的,土地收入怎么可以作为企业的收益。这件事最终由江泽民同志作了明确批示,才得以妥善解决。

  由于资金有限,我们不得不采用“滚动开发”的方式,在基础设施建设的实施上,集中力量开发一块,建成一块,投产一块,而不是全面开花式的开发。1984年,我们在场地平整的情况下,由爱建公司搭桥,出生于上海的爱国港商叶仲午、顾小坤率先到上海闵行投资,与上海的玩具公司和爱建公司合作,共同组建了上海环球玩具有限公司。当时,国内正处于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的转型过程中,不仅体制上不适应的地方很多,人们认识上的问题也很多。环球玩具有限公司铺一条电线,也要打电话给市长;工厂劳动力在闵行当地也是不能随便招的,一定要跑到上海市区来招工人。加上开发区硬件建设还没跟上,环球玩具有限公司的厂区所在地块两年的时间,是“小小玩具厂,地皮晒太阳”的萧条场景。环球玩具公司的外方顾小坤先生曾向我们投诉,对市计划部门在建设过程中要征收供电贴费一事意见很大,很不理解。说现在已是湿手抓面粉,懊恼万分。我们向他保证会向市里反映帮助解决,后来在李肇基副市长的亲自关心下,获得圆满解决。顾先生在“沪港经济”杂志上发表文章,大意为“苦尽甘来”,表达了对上海投资的信心与满意。

  

  1986年的闵行开发区。

  体制上不适应的又一个例子,是在我们建设商品厂房申请流动资金贷款时碰到的问题。厂房建造按计划经济的概念,应该是属于固定资产投资,而我们造的商品厂房是不属于公司的固定资产,而是供外商投资项目购买或租用的商品,应该是申请流动资金贷款,银行说,他们过去没有碰到过,不同意作为流动资金贷款。后经多次沟通,终于得以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碰到的实在太多了。

  1986年,邓小平同志到天津开发区视察时,作了“开发区大有希望”的重要题词,给了全国开发区莫大鼓舞。在1987年底,进区企业已达到26个,投资项目已有7个。项目投产了,效益出来了。我们闵联公司也提前三年实现了扭亏为盈,解决了对闵行投资的信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