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李树铭:大陆第一家保税区成长记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李树铭/口述 郭继、严亚南、许璇/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李树铭(1990年7月调至外高桥保税区工作,任开发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

  采访:郭继、严亚南、许璇

  整理:许璇

  时间:2018年8月22日

  我到外高桥保税区之前是在上海港务局工作,任局长助理,和另外一个副局长分管港务局的生产和安全工作。1990年7月,局领导对我说,市里要召集各行各业开一些会,请大家谈谈对浦东开发的看法,你可以结合港务局的情况去谈一谈。后来我就到市委办公厅去开会,黄菊、黄奇帆等同志出席了会议,与会的十几个人一个一个谈。我联系港务局工作的实际,谈到了黄浦江两岸的装卸公司太过密集的问题,应该跳出黄浦江向长江岸线发展。会议总结的时候,黄菊说最近要举办一系列调查研究的会议,听听各方面对浦东开发的意见。今天是第一场,你们各自谈了看法,谈得很好。

  开好会后,过了一个周末,星期一,单位接到通知让我到浦东去上班。去了我才知道,那天参加座谈会的这些人,都到浦东大道141号去报到了。过了几天,市委组织部部长罗世谦过来,在浦东宣布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金桥出口加工区、外高桥保税区三个开发公司的班子组成。到这时我才知道,前面开座谈会的用意,实际上应该是一个面试或者说是认认人头。

  从三千万启动资金起家

  刚到外高桥保税区时,10平方公里的开发地块基本上都是农田,还有一些农民的住宅,当时市政府已经预征好了土地,变集体土地为国家土地。唯一一座像样的建筑就是友好小学。因此,我们开发公司最初在浦东大道141号,也就是浦东开发办所在地办公,一个多月后,三家公司分别搬到由由饭店的6楼、7楼、8楼,在那边办公了一年多的时间。

  

  建设前的外高桥保税区。

  保税区也是开发区,首先需要开发建设。我们不能总是待在后方,于是,我们在征地范围内将原来的友好小学接收下来,在生活区内重新建造一座小学。将教学楼和部分已动迁的民宅暂时用作开发公司的前方办公场所。工程部、招商引资部、办公室一部分同志就在这些地方办公,负责接待等工作。我们从由由饭店将客户带过去看开发地块,会事先通知前方办公人员,做好接待准备工作。当时我们公司不少员工是两头跑,轮流去外高桥办公。条件比较艰苦,交通很不方便。公司买了一辆飞翼牌客车每天接职工到浦东上班,浦西停两站,浦东停两站,最后到办公场所。平时要跑市规划设计院等地方,就用公司的小轿车。

  最初的开发启动资金是向信托投资公司借的。一开始是说借给三家开发公司每家一亿元人民币,过了一段时间改成了共借给三家公司一亿元,也就是说每家三千三百万,最后定下来是借给每家公司三千万。这个三千万后来就作为三大上市公司股份制企业的国家股,一直到现在还投在里面,每年可享受我们上市公司的分红。由于开发资金有限,我们最初的6个人过来工作时,工资关系和组织关系均保留在原单位。市长黄菊当时跟我们明确,在外高桥、金桥和陆家嘴三个开发公司没有能力支付工资之前,由原单位支付工资、奖金、福利,直到能够独立发工资了,关系再调走。这样的状况持续了接近两年,直到1992年2月28日,经国务院批准,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开发公司与中国银行上海信托咨询公司、港澳中银集团属下的中国建设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招商局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四方共同组建中外合资上海外高桥保税区联合发展有限公司。

  

  1990年9月,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开发公司、上海市金桥出口加工区开发公司和上海市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公司成立。

  万事开头难。我们把三千万作为启动资金,首先造仓库。造了四个面积均为1万平方米的保税仓库,每个仓库的购入价大概是50万美金,安装费每平方米20元人民币。以便企业充分利用国家给的优惠政策,我们后面造楼需要的一些设备,如电梯、空调都可以进口,因为免税;进区企业也要先进设备,可以免税就尽量进口,都可以放入到保税仓库中。这四个仓库也是保税区的第一批仓库,确实派上了很大的用场,至今仍然在使用。

  然后滚动进行地块开发。我们开发一块地块,然后招商引资,再一点点往里面推进。我们先开发了位于保税区北面的三块地块,土地卖给企业后,回收的资金再进行下一个地块的开发。后来资金多了,这个滚动开发的速度就越来越快。开发管理区有一条界浜河,河以南的工业区先行开发0.453平方公里。这是根据三千万所能够做的事情确定的,同时我们也从其它地方借了一些款。要进行“七通一平”,先造好道路,然后造一个总管道,水、电、煤气、通讯等所有的管子都埋在下面,接下来开发的地块,需要水电煤等,就从总管道中接入。这些费用都是从三千万里来的。界浜河的北面是管理中心区大楼,河的南面是工业区,一条双向两车道的主干道先造好,叫做“D纬三路”,七通一平也全部弄好。因为当时来不及起路名,所以竖的路叫“经路”,横的路叫“纬路”。后来,副市长赵启正同意用国家名和首都或城市合起来,各取一个字给路命名,比如日京路,就是取自“日本”“东京”,英伦路,取自“英国”“伦敦”,这些路名很有国际范儿。当然,新增道路的路名必须要报到上海市地名办,由他们批了以后才能公开使用。

  当时,国外企业来保税区投资,一般是通过各个国家在中国的商务部门,从北京介绍到上海外经贸委,从外经贸委介绍到浦东,浦东开发办再介绍给各个开发公司。根据投资企业的不同需求,先由浦东开发办公室负责接待,对保税有较大要求,看重交通运输方便的就介绍到外高桥保税区;纯粹是工业的介绍到金桥开发区;如果要搞金融、贸易,就介绍到陆家嘴开发公司。比如他们打电话过来说有国外企业想来外高桥投资,我们就派人给他介绍具体政策之类。谈一次是不行的,一般要谈很多次。双方谈成签约后,我们把水电煤气等管道从总管通到他的开发地块,解决该地块的七通一平,然后他们再盖办公楼或厂房。我记得,保税区第一家进来的外资企业是日本的JVC,是生产电视机、录相机等电子产品的。JVC的代表被先安排到由由饭店,然后来到我们位于友好小学的办公地点谈,在小学的一个平台可以看到隔壁要开发的地块。进区后,JVC也很支持我们开发公司开展的各项活动。他们的总经理是个日本人,能讲些简单的中文,保税区要举行体育运动会、足球比赛,他们公司总会捐一些运动器械,如足球、跳绳之类,并积极报名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