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朱晓明:那年月什么都缺,就不缺情怀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朱晓明/口述 徐建刚、谢黎萍、郭继、严亚南/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朱晓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原院长)

  时间:2018年7月5日上午10:00

  地点:中欧商学院教授楼520室

  采访:徐建刚、谢黎萍、郭继、严亚南

  整理:严亚南

  1990年9月11日,外高桥、金桥、陆家嘴开发公司在由由饭店挂牌,这是上海浦东新区最早成立的三个开发公司,我有幸出任金桥开发公司的首任总经理。弹指一挥,28年过去了,但是回首当年的创业历程,还是非常感慨。

  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使命和情怀

  我记得很清楚,在走马上任前,我们经历了一次由黄菊市长参加、倪天增副市长主持的面试。面试那天,我、王安德、阮延华、余力等十几个人被通知去了康平路,要求在座谈会上谈谈有关的几个问题的看法,我那时已经取得了工业管理的硕士学位,曾经学过一门课叫“产业经济学”。在领导问到产业发展方面的问题时,我非常系统地说了自己的看法。王安德也谈了想法,他当时是在房地局工作,对土地批租的事比较熟悉;阮延华当时在闵行开发区任副总经理,也比较有经验。我们参加面试的这些人,应该讲在理论和实践方面还是有些基础的。

  当时,好像提到了浦东开发。我们几个人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好像是在物色干部,但不知详情。面试以后,大概在1990年7月22日,我们就去浦东开发办报到了。这个速度是极快的。

  初到公司,确实有许多困惑。那时候有句话叫:“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我原来是在纺织局工作,纺织局算得上上海的第一大工业局,在职职工55万人,退休职工30万人,另外有500多家厂。虽然那时候纺织局这个传统工业大户时常会碰到种种困难,但不管怎样是一个大行业。到金桥一看,这地方根本就是一片农田、农宅。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

  金桥虽然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冠以“出口加工区”(EXPORT PROCESSING ZONE,世界通行的缩写为EPZ)名称的开发区,其实是一个搞第二产业(制造业)的开发区。对于浦东开发的初创者来说,那个年月,开发区什么都缺:第一缺资金,不知道开发的资金从哪里来;第二缺经验,我对土地开发、建筑施工等根本就不熟悉;第三缺项目,开发区要招商,项目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第四缺人才,我们几个浦东开发区的老总,面对一筹莫展的缺这缺那,经常晚上睡不着觉。

  幸亏我们有一样东西是不缺的,那就是使命与情怀。小平同志说浦东开发要“服务全国、面向世界”,这八个字就是使命。市委市府的领导在指导我们工作时,十分强调:浦东开发是一个跨世纪的任务。担当浦东开发开放初创时期的老总们,在这些使命的鞭策下,“坚持浦东开发开放不动摇”的情怀被点燃了,这也可以看作浦东开发大军开始出征时的决心与勇气。

  公司刚成立的时候,除了我,还有3位副总,一位来自工业部门,一位之前是搞外贸的,还有一位原来是川沙县建设局局长,另加两位办公室同志,总共6个人。公司刚开始运营时,我们这些人都在原单位拿工资,日以继夜,工作十分辛苦。公司的办公地点一开始是在浦东开发办(浦东大道141号),半个月后搬到由由饭店,政府借给我们几个公司各200万人民币作为启动资金,我们就用这200万去买了桌子、椅子、沙发以及简单的办公用品。办公家具送来的时候,我们几个总经理自己搬运安置。

  公司成立以后,我们就开始向社会公开招人。记得当时一共招了4个应届毕业的大学生:2个博士,一个是中国纺织大学机电一体化博士,另一个是同济大学博士;另有2个硕士,分别是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毕业的。这些学生进来后,工作非常努力。来自中国纺织大学的池洪博士,表现真不错,当时公司还开不出工资给他,他的工资是我向国棉二十五厂厂长借来的,凑合着过日子,池洪也没有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