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王安德:与国际合作,陆家嘴规划诞生记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王安德/口述 徐建刚、谢黎萍、郭继、严亚南/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王安德(曾任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公司总经理)

  时间:2018年5月21日下午2:00

  地点:前滩世贸中心大厦

  采访者:徐建刚、谢黎萍、郭继、严亚南

  整理者:严亚南

  我是1990年5月第一批到浦东开发办的,一开始担任的是政策研究室负责人。当时的副市长倪天增对我说:“政研室最主要的任务是研究浦东开发的机制,钱从哪里来?开发怎么做?”所以在政研室,我们就是研究浦东开发开放的主要政策,重点包括土地开发机制和开发公司的运行模式。

  陆家嘴开发区的功能定位是金融贸易区。虽然上海之前搞过虹桥开发区,但当时的定位是贸易,没有金融功能,所以对于金融贸易区究竟该怎么搞,一开始大家心里都没底。

  “搞国际规划竞赛,也是一种宣传”

  在浦东开发开放的早期,有关陆家嘴开发区的整体功能、定位,其研究和决策层次一直是在市委、市政府层面,浦东开发办的职能就是贯彻市委、市政府的决定。对于陆家嘴金融贸易区这样的区域性开发,首先要研究的问题就是:这个地方的规划怎么制订?城市功能跟规划之间究竟如何结合?

  1990年,在一次全国开发区工作会议上,我们碰到了当时分管特区办的国务院副秘书长何椿霖,我们问何秘书长:“金融贸易区该怎么做?”他说:“你们没碰到过,我们也第一次碰到,大家一起探索吧。”

  有不少人认为,陆家嘴地区规划是到1990年12月才决定开展国际招标的,其实我看到的最早记录是在1990年5月30日。我记得那天在康办(注:位于康平路的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简称“康办”)小礼堂开了浦东开发领导小组会议,倪天增副市长在会上汇报了整个浦东规划的进展情况后,朱镕基市长说:“这些地区的规划,我们不一定完全自己做”“陆家嘴是上海的一个面孔,我们紧锣密鼓地搞起来,总体规划搞国际招标设计、搞规划竞赛,这也是一种宣传。”

  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我第一次听到陆家嘴的规划要搞国际竞赛或者说国际招标。后来因为考虑到规划权是主权之一,特别是涉及城市的基础信息不宜对外公开,所以领导们就说要搞国际方案竞赛。那时候,朱市长对陆家嘴的动拆迁量和整个区域建设进度还不是很有把握,但是已经提出“规划方案国际竞赛”这个想法。

  第二次,是在1990年10月6日,市政府召开了浦东开发领导小组会议,朱市长专门听了规划和开发汇报。这次会上,他是有点焦虑的,因为他听到的情况是:陆家嘴几乎都没有空地了。当时,我们报给他一组数字:陆家嘴地区共有居民16945户,户籍人口49200多人;沿江有39家大的工厂,占地44.34万平方米;另外还有14家大的仓库,占了18.34万平方米的土地;其他小的单位、商业300多家。唯一一块空地,就是东方明珠下有一个400米跑道的浦东体育场,属于黄浦区。浦东公园当时规划就是公园,不能动。

  朱镕基市长听了汇报以后问倪天增副市长:“这些情况你们以前知道不知道?以前不知道,你们糊涂。以前知道,你们把这个地方定为金融贸易区,就是叫我们去做城市改造动迁,这个成本不得了。天价!”“能不能不要把金融贸易区放在陆家嘴?到一个比较空的地方去做?”朱市长还对倪天增副市长说要弄个直升飞机,去看看陆家嘴的情况。

  那时候正好有一部分国内的专家提出来要实行浦东的沿长江及沿海开发,就是从外高桥一直到现在的临港这一带,景观很好,拆迁量很小,但是交通以及其他基础设施建设量不得了,而且与市区隔开了。然后,我们就做了很多调查研究。在11月份的时候,我给朱市长写了一封信,汇报了几个观点:

  第一是动拆迁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不要看现在动迁量大,已经有不少银行或者单位愿意在这里投资,关键的问题是要有土地、有规划,动迁我们不怕的;

  第二是向他解释为什么一些项目包括金融大楼还要放在陆家嘴的理由:一是可以延续浦西的金融功能,二是基础设施容易配套;第三是讲了地价的问题,因为当时领导一直有个观点,工业区地价,哪怕亏本也要给,金融贸易区不行,得好好体现土地价值。我觉得这是不行的,地价的规律一定是要由低到高,前面来的人一定要给好处,前面的人不给糖吃,后面的人都逃走了。最后我说,我们能够做,只要您下决心。

  后来,朱市长在听取了各方面意见后,到12月20日开会的时候,他对金融贸易区放哪里已经有了答案:还是放在陆家嘴。

  在10月6日这次会议,包括后面一次专题会(注:是指1990年11月27日召开的浦东开发领导小组专题会议。)上,他还确定了建轴线大道(后改名为世纪大道)的事。朱市长在听了浦东整体规划介绍后认为,整个浦东的主要交通干道,如果只靠浦东大道和浦东南路,肯定不行。怎么办?朱市长就说:“不是要搞一个花木行政文化中心吗?”他自己跑到图纸前面,在地图上这么一拉,就划到了花木,说要搞条轴线大道。当时大家都觉得不行,他说:“你们去研究”。

  后来倪天增副市长专门到陆家嘴公司来,研究这条路到底怎么走。结果发现,这条路如果按照朱市长划的线路走,就会碰到东昌路电话局。由于这个电话局没有办法搬迁,所以我们就想了个办法:这根轴线从延安东路隧道出来以后,朝东方路张杨路方向偏移一点,这样就把东昌路电话局避开了。后来我们就做了两个方案,请朱市长拍板。到12月20日听完汇报,朱市长当时就确定了:轴线大道一定要做!而且“先做两头”。他说:“这个轴线大道就是浦西延安路的延伸,将来一直要通到浦东机场。”他的想法很好,但后面还是打了点折扣。

  在10月6日这个会上,朱市长提出了金融贸易区的规划位置问题,轴线大道的问题,还有启动地块选址等问题。11月27日、29日,倪天增副市长连续召开了两次浦东开发领导小组专题会议。这两次会议再一次明确,小陆家嘴的国际规划方案征集要正式启动了。

  然后,我们就把意见全部整理好,形成了一套规划启动问题的材料,于12月20日向朱镕基、黄菊等市政府领导汇报。12月26日,倪天增副市长又开了一次专题会议,落实包括小陆家嘴的国际规划方案征集、小陆家嘴启动地块、张杨路开发、轴线大道走向等规划问题。在我的印象中,朱市长对于陆家嘴规划的前期推动是以这几次会议为主的。

  朱镕基市长在小陆家嘴规划上的“临门一脚”,就是1991年4月16日访问法国,与法国政府公共工程、住房、交通与海洋部部长贝松先生签署了一个会谈纪要。会谈纪要的第一条,就是由法国支持上海一起做陆家嘴国际规划咨询。那时候,他其实已经被任命要去国务院工作了,这是他以上海市长身份签的最后一个涉外协议。

  小陆家嘴规划方案国际招标是从1990年5月份由朱镕基市长提议、酝酿,一直到1993年12月28日由市政府发文原则同意上海陆家嘴中心区规划设计方案,前后历时三年半。在此过程中,除了市规划局是职能单位外,法方做了很重要、特殊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