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刘绍勇:打赢东航上航重组的发展之战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刘绍勇/口述 谢黎萍、黄金平、刘捷/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刘绍勇(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时间:2018年5月15日

  采访:谢黎萍、黄金平、刘捷

  整理:刘捷

  2008年12月12日,我从总部在广州的南航调任到上海当东航的董事长。这也创造了一个奇迹,上午我是南航集团的总经理、南航股份的董事长,下午就变成了东航集团的总经理和东航股份的候任董事长。来到东航,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处理东航上航的重组工作。

  “两个烂苹果”能否做出“一盘好沙拉”

  说起东航上航重组,首先要先提一篇报道。2009年6月11日,香港的南华早报刊登了当时国泰航空公司主席白纪图的有关采访,他说:“两个衰弱的航空承运人未必能打造出一个更强的公司”。后来被其他转载的媒体解读为:“两个烂苹果,做不出一盘好沙拉”。这个评论,针对的就是6月8日,东方航空和上海航空正式对外宣布进行联合重组。说东航和上航是两个“烂苹果”,是一个借喻,但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重组这件事情具有的高度敏感性和异常艰巨性。事实上,东航和上航这两家公司在当时都不是太好。在国际形势、油价等多重压力下,主基地都设在上海的东航与上航,2008年经营业绩几乎都跌入谷底,东航亏损139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115%,股市中的东航被挂起ST警示标志;上航则更被挂上了*ST标志,陷入摘牌边缘。外面说我们是“烂苹果”,我们内部的说法叫“难兄难弟”。

  当时东航上航的内部情况确实是很困难的。举个例子,调到东航的第一天,我正往办公室走的时候,就碰到两件事。第一件事,一些飞行员围着我说要辞职,后来我跟他们进行了交流,安抚了他们激动的情绪。然后,我继续往办公室走的时候,秘书又拿了一封律师函说,我们欠了银行很多钱,刘总你必须要承诺,不承诺,明天我们就没钱花了。这是第一天。12月13日,我来东航报到的第二天,一共开了13个会议。我希望把我们自身的问题讲清楚,要让员工知晓我们现在的生产和经营情况。我在干部大会上讲,我们去年亏损100多个亿,每天亏损超过4000万人民币,我们现在依然在流血啊。说完,感觉大家对4000万没什么反应,我就说这4000万换算一下,就是每小时亏损167万元,每分钟亏损将近3万元。我说,我们在开会的时候,能听到银子往外流动的声音呐!这样大家才觉得非常有现场感,认为确实不行了。而这时候的上航,同样连续亏损,正申请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注资。

  实际上,上航也是有着光荣传统的公司。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同志拉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到1985年经过六七年的实践,正是改革开放向纵深发展的时候。上海意识到国际航空交流、航空交通是上海未来改革发展的重要瓶颈,要下决心解决。1985年,当时江泽民同志任市长,让贺彭年同志组建了上海航空公司,成为全国第一家由地方政府出资成立的航空公司。这也看出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高瞻远瞩。

  到2008年底,两个公司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为什么会遇到这个困难?我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一个是外部大环境的问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全球航空公司也是哀鸿遍野。这个时候,本身东航和上航的基础都不是太好,所以在遇到外部强烈冲击后,有了一种要迅速走向瓦解的感觉。再一个问题是两家公司的业务具有高度相似性,主基地都在上海,客运、货运、物流、航食、维修、训练等等,和航空产业密切相关的业务是高度重合的,东航有一摊子,上航也有一套系统,两个公司之间形成了无序竞争,造成市场消耗过于严重。最后一个问题,东航是属于中央管理的国有企业,上航是上海市管理的国有企业,这哥俩各有各的优势,谁也不服谁。

  东航和上航都遇到困难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