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黄祖光:杭州湾200万到26亿的蜕变

2019-08-22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黄祖光/口述 曹杰、沈红梅、肖瑶/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黄祖光(曾任上海杭州湾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采访:曹杰、沈红梅、肖瑶

  整理:沈红梅、肖瑶

  时间:2018年1月16日

  我和杭州湾经济技术开发区一起走过了15年。15年里,这片土地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也绘就了今日的美好景象。在这15年里,开发区引进国内外项目100多个,吸引各类投资100多亿元,累计向国家缴纳税金近56亿元,实现地方财政收入17亿元。

  开发区的面积从2平方公里扩张到现在的28.8平方公里。作为这块土地最早的开发者和创业者,作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我深感自豪。我和我的团队一起经历了创业的艰辛,也品尝了丰收的喜悦。

  从200万元到26.51亿元

  杭州湾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前身是上海化学工业区奉贤分区(以下简称奉贤分区)。2000年9月正式组建奉贤分区。在组建以前领导找我谈话,说准备要拨几千万的资金用于开发区的前期开发。

  当时我感觉很不错,几千万呐。都说万事开头难,如果有这些钱垫底,就好办多了。但最后县委常委会决定让我正式去组建这个开发区的时候,主要领导改变了口径,我记得当时找我谈话说:“祖光啊,以前所有的分管领导、其他领导说的几千万这个事情,我没有办法满足你,现在只能给你200万元作为开办费,其余的一分钱也没有办法给你,至于怎么样去运作这些资金,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有一条,你有什么困难、要求尽管跟我说。”

  听到这个情况,我当时心里不是很舒服的,本来说的几千万,到最后只剩下200万元,而且是主要领导说的,就是一锤定音的事情,你也没办法去改变。我想了想后,跟他说:“领导,你要给我政策!”领导马上答应:“行,你只要不问我要钱,要政策,那就是一句话。”当时我想,行吧,200万元就200万元吧!

  当时这200万元到底能干什么?管委会、开发公司、党委三套班子,干部八九个人,要配备车辆、办公用具,办公场所租赁等等,全靠这些钱。200万元就是我们全部身家,听上去不少,但真正用起来肯定不够。

  记得第一次开班子会的时候我说:“现在领导只给我们200万元,怎么办?我们现在没有退路,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闯。”我们用这200万元的启动资金,开始寻找办公地点。当时的办公地点就是现在的环城南路和江海路的路口,向上海移动公司借的房子,直到现在我都对当时提供帮助的上海移动公司,包括上海电信的领导怀有深深感激。

  我们买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和公务用车,就开始招兵买马,投入到创业阶段。第一年的日子并不好过,从9月份我们正式启动,到年底员工的工资奖金都发不出来了。我们向建设银行奉贤支行寻求帮助。说实在的,因为是新公司当时我们的财务数据是一片空白,但是银行一口答应借给我们200万元,这第二个200万元让我们渡过了第一个冬天。

  我们当时的团队完全是抱着一种艰苦创业的精神,去开辟这么一个新的开发区。第二年,我们开发区区域、位置、规划,所有的这些都确定下来。第一次规划在沪杭公路以南,上海化工区里边,我们有2平方公里的开发土地,为了离开发的土地近些,我们的办公点就搬到了奉贤林场。这个林场是1958年建的,完全是农村地区,周边没有一个商店,没有一家吃饭的地方,出来最近的到柘林镇2公里,到胡桥镇2.5公里,到漕泾镇3公里,就这么一个四面不着边的地方。当时整个办公的面积也就不到600平方米,我们硬是把党委、管委会、开发公司三套班子所有的人马全部集中到了那里。当时我记得很清楚,一个小食堂大概总共十几个平方米。吃饭要分三批,第一批11点半、第二批12点、第三批12点半,才能把一顿饭吃完。这个过程我们将近历时两年,一直到2004年,我们开始建大楼,才从林场搬出来。

  这期间,我们也没问政府要过一分钱,通过市场化银行贷款来融资,就这样慢慢地走上了一条艰苦创业的道路。我退休是2015年,当时开发公司总资产达到26.51亿元,年可支配收入2.05亿元,资产负债率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