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改革开放系列 >> 正文

贺耀祖:1990年代百万居民大动迁

2019-08-21 来源:上海党史网 作者:贺耀祖/口述 黄金平、汪建强/采访整理

  编者按: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栉风沐雨,40年砥砺奋进,40年成就举世瞩目,40年历程艰辛探索。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缩影,“排头兵”“先行者”,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来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行先试改革开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组织全市各党史部门,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组织编写了“上海改革开放40年口述系列丛书”,旨在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开放的历史资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提供有益的借鉴。本文经澎湃新闻首发。

  

  澎湃新闻刘筝图

  口述:贺耀祖(曾任市房地产管理局拆迁处筹备组负责人)

  采访:黄金平汪建强

  整理:汪建强

  时间:2018年6月14日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围绕着“旧区改造”“市政基础建设”“浦东开发开放”,加快城市建设,至2000年,上海不仅完成了“百万居民大动迁”,更大大地改善了市民居住条件,优化了城市功能,促进上海经济社会的发展。

  调研中,我看到了上海最艰难的时刻

  1991年,组织上安排我去筹建市房管局拆迁处。那时,上海城市积累的发展问题很多,尤其是住房和城市基础交通问题更为突出。当时,住房问题中的困难户、结婚户、特困户、外地调沪无房的,总户数达到6.9万户。还有急需解决的53万平方米的危房问题,98万平方米的棚户问题、214万平方米的“危棚简屋”问题。这些时称“365”危棚简屋的问题,牵扯到全上海方方面面的精力。而城市的基础交通,也是被等同于“365”危棚简屋、让上海挠头的问题。我印象中有份统计报表称,那时上海市中心区域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4.5万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每年每万辆汽车,一年死亡人数就达到了42.5人。当时,上海不仅城市人口密度全国最高,而且建筑密度也高达56%,按人口平均计算,每人拥有道路只有1.57平方米。说起来好笑,人均绿化面积只有一张报纸那么大(0.47平方米)。建筑之密,厂房之挤,道路之狭,绿化之少,均是全中国大城市之“最”。我记得《解放日报》曾有篇讨论文章说,上海有五项指标全国创“倒数第一”。

  其实,对于这“五个倒数第一”所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当时走进闸北,也就是现在的内环内,放眼望去,几乎闸北的每一寸角落都被棚户简屋所覆盖。看看整个闸北区,好点的房子是在七浦路附近,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西藏北路以东,河南北路以西,天目路以南,苏州河以北的那个地块。

  闸北区有一个丁盛里,初解放时,这里就曾与大名鼎鼎的“滚地龙”番瓜弄齐名,简屋旧房可以讲“几乎看不到头”;只是解放后番瓜弄得到了政府改造,但丁盛里却变化不大。小区几乎看不到一条完整的小路。“弄堂”里,没有一条能够撑得起雨伞的路;有的路,行走只能侧着身子才能经过。小区里有个姓单的老人,1943年就居住在这里。最以前他住的是草棚,以后有了儿子,房子不够居住,于是便一层一层往上搭阁楼,在垒到三层后再也不能高上去了。为什么?因为他房子的地基只有九平方米。没有办法啊,孩子多了要居住要改善生活!于是,建完像碉堡一样的房子后,他就开始琢磨起“挖地三尺”向地下要空间了……

  

  被称作“一线天”的弄堂,两人“狭路相逢”时只能贴墙而过。

  那时各个区县的住房情况都差不多,道路狭窄、交通拥挤、排水不畅、绿化奇缺、煤气和通讯供应不足等。尤其是居住的房屋历史欠帐相当严重,各区的危棚简屋都到了不得不重视的地步。杨浦区,危棚简屋主要分布在控江路、长阳路、平凉路、杨树浦路,以及江浦路、黄兴路、宁国路一带;虹口区,危棚简屋以成片分布为主,尤其是虹镇地区与临平北路两侧,这样的危房,多如牛毛;普陀区,危房棚户主要分布于苏州河与沪杭铁路之间,以及中山北路与长寿路两侧。记得我们有次去到普陀区中山北路光新路调查,看到铁路沿线大量的棚户简屋林立;往西走,靠近武宁路附近有个东新村,不仅大多是危棚简屋,甚至有的人家居然还是木扳搭建的油毛毡房子。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占地420余亩的“棚棚屋”组成的地块,竟然居住着8000多户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