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口述上海系列-对口援疆 >> 正文

我那遥远的故乡

2017-03-20 来源: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口述】关坚韧,1967年1月生。现任上海市生产服务合作联社主任、党委书记。1999年6月至2002年6月,担任阿瓦提县委副书记,上海市第三批援疆干部。

  阿瓦提,维吾尔语,为“繁荣”之意。它位于天山南麓,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1999年6月23日,我来到了祖国西北边陲——新疆,来到了众多兄弟民族间,来到了殷切盼望的阿瓦提县,与当地的干部、群众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三年的援疆生涯,让我们结成了深厚的友谊。阿瓦提也成为我的第二故乡,成为我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珍重、纪念的精彩篇章,它将永远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一次终生难忘的国情教育

  2000年11月底一个寒冷的冬天,我来到阿瓦提县下面一个全国贫困村去慰问。北风呼呼地刮着,呼吸间只见冒着“白烟”,不时让人打个冷战。我带着一些大人、小孩穿的厚棉衣以及大米、油等配套的过冬物资,来到了村里。村里的支部书记,一名维吾尔族同志,接待了我们。

  在村委会的一个院子里,已有十余位维吾尔族老乡在等着。一见到他们,我倍感亲切,即刻上前与他们打招呼。正准备分发慰问品时,村支书快步走过来,轻轻地对我说:“我们村里的党员们一般会每季度募捐一次,专门帮助村里最困难的13户人家,平均每户一至两元(当时一元可以买个大馕,够一个成人一天的口粮)。恰巧今天领导来慰问,党员们也正好捐款,我们想把额度提高到每人三元。”这时,我看到他手中的一些零钱,有一角、五角、一元等等,满满地塞在他的手心里。就在那一刻,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我知道,村里的有些党员也并不富裕。他接着说:“可是今天募集到现在也只有不到30元,希望领导可以捐10元,这样就够了。”我马上点点头,摸了摸口袋,皮夹里只有几张100元的现金,于是我说:“今天捐款有我一份,每户人家就提高到10元吧。”村支书高兴地拿着捐款走了。过了不久,他又折了回来,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书记,我没有那么多的零钱,这100元没法分啊……”我一愣,马上意识到问题,急忙转身,让身边的驾驶员、秘书和翻译们想办法把这100元换成零钱。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把兑开的100元交到村支书的手上。村支书立刻把所有捐款分成13份,高高兴兴地和我一起,把慰问物资和募捐款送到每个老乡手里。

阿瓦提县深秋戈壁滩上的胡杨林

    虽然这件事过去很久了,但给我的震撼是非常强烈的。它让我认识到,在祖国的许多偏远地区还有如此贫穷的地方,这在沿海发达城市是难以想象的。这次募捐活动,对我来说,既是对国情的进一步了解,也是一次深刻的教育。

  信任,架起兄弟民族间的桥梁

  信任是一缕春风,它会让枯藤绽放出新绿。当年,我在阿瓦提担任县委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当地有一家水利工程公司,准备从国有企业改制成民营企业。宣布改制的那一天,职工们担心利益受损,纷纷把仓库中所有的水利工程工具拿走了。接手的民营企业老板,急得团团转,他也没办法,只好到我们这儿来反映情况。

  在和县里主要领导商量后,我与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副局长(全是维吾尔族同志)及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一起来到现场,即刻召开全体职工大会。会上,我重点向大家说明了三点,一是企业改制的目的和意义,主要是为了搞活企业,把阿瓦提建设得更美好;二是请各位父老乡亲相信政府,企业虽然改制了,但不影响大家的劳动关系;第三,今后县里对改制后的企业还是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努力让职工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随后,一些维吾尔族干部同志也相继发了言,人群中慢慢安静下来。

  大约一小时后,我又告诉大家:“如今,你们拿了工具,实际上是私分企业财产,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希望大家想清楚,今天下午下班前,大家最好把东西都还回来。”第二天早上,有人告诉我,仓库里的工具都被还了回来。

  通过这件事,让我明白,首先,我们一定要站在群众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理解他们,信任他们,同时把道理讲清楚,合情合法地解决问题;第二,要信任当地维吾尔族同志,充分发挥他们天然的沟通作用,放手让他们去做思想工作,相信他们、鼓励他们、依靠他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信任,逐步架起了我与兄弟民族间的友谊桥梁。

  我那永恒的棉花情节

  来到阿瓦提,谈到经济,你一定会说到棉花。棉花,代表了农民一年来辛勤劳动的果实,代表了阿瓦提县域经济发展,也是衡量各级干部工作业绩的重要标准。和棉花打了三年交道的我,对棉花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阿瓦提的棉花有细绒棉、长绒棉、彩棉等,作为阿克苏乃至新疆地区棉花的主产区,阿瓦提在棉花种植上有着优越的地理优势。它位于天山南麓,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是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其特点是:光照充足,降水稀少,无霜期较长,昼夜温差大,四季分明。阿瓦提处于水源丰富的位置,是由叶尔羌河、阿克苏河、和田河交汇形成的冲积平原,年均引水量1387亿立方米,人均达到全国平均指标的4倍多,在棉花生长期,充裕的水源可随时“呼唤”而来,极适合棉花的生长。

  每年从开春播种开始,到秋后棉花收购,既有种子、薄膜、化肥等大量物资的投入,更有农民、干部、科研人员的诸多精力的投入;既是全县各级干部群众辛勤劳动的成果,更是科学技术广泛推广应用的结果。棉花在阿瓦提的地位和作用,从以下数据中,可见一斑。我粗略地估算一下,阿瓦提农民收入70%来源于棉花,地方财税收入70%来源于棉花产业,每年9月份以后我的工作70%在为棉花服务。有人这样称赞棉花:“不恋虚名列夏花,洁身碧野布云霞。寒来舍子图宏志,飞雪冰冬暖万家。”

  正是由于棉花在新疆各族人民心目中独特的地位和作用,在每年秋后农民销售棉花时,总担心收购价格、压级压价问题;收购企业也担心收购棉花的资金和市场问题;棉花加工延伸企业既担心原料价格,也担心产品的市场价格。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有时会产生更深层次的矛盾,这是我一年中协调矛盾最多、最繁忙的时候。

关坚韧(左二)在阿瓦提县棉花田里调研

    2001年9月底的一天,阿瓦提当地的一个棉花收购站站长与交棉花的老乡发生了冲突。当时,成百上千交棉花的农民将这个收购站围了个水泄不通,形成一片乱象。这时,我主动带队与有关人员赶赴现场。据了解,主要原因是交棉花的农民认为站长收购棉花时存在压级压价现象,由此引发了此次围堵事件。在听完介绍后,我来到一块高地上,当众宣布了几件事:一是通知供销社的棉麻公司暂停站长职务,另派人负责棉花收购工作,同时对此事进行实事求是的调查;二是请大家相信我们,压级压价是政府决不允许的,希望大家继续将棉花交给收购站;第三,很多老乡都是靠棉花生活的,如果棉花不交,对大家的生活也有很大的影响。接着,其他维吾尔族干部和相关工作人员也一起到人群中做思想工作。一小时后,随着人群陆陆续续地散开,棉花收购站的秩序也逐步得到恢复。这件事,让我领悟到,作为基层领导一定要为民、务实、敢当,充分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来到阿瓦提,我认识了棉花,也熟悉了棉花。甚至可以说一直在围绕棉花工作,尤其是从籽棉收购到加工成皮棉、棉油,棉花纺纱一直到市场上的商品,我就是在为它服务。既要有棉花品种的多样化,又要有产品的高质量,只有这样,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最大利润,农民收入才能大幅提高。

  由于市场收购价格的波动,对农民的收入影响也很大。如籽棉收购价相差每公斤0.10元,按照阿瓦提近几年平均籽棉产量来计算,农民人均纯收入相差86元,占阿瓦提县农民纯收入的4%,且籽棉收购价格波动范围远远超过每公斤0.1元,尤其是长绒棉。同时,收购价格的波动,也直接影响着棉花龙头企业的收购成本,但如果按照市场游戏规则运行,销售和收购价格基本上平衡。事实证明,龙头企业的兴衰关系着农民的切身利益,我们扶持龙头企业就是扶持农民。只有把农民+基地+龙头企业+棉花加工延伸企业联合起来,以棉花、资本、市场为纽带,才能建立利益共同体,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农民的收入,才能有力地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棉花,是我永远道不完的话题。我与棉花的情结是我三年援疆工作中最深的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