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征中的张闻天 >> 正文

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策略

2016-11-29 作者:张闻天

  一、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更加紧了。其原因是:(一)日本本国的经济恐慌。1931年“九一八”事变,它侵占东三省,使经济恐慌稍有缓和。1934年大半年恐慌厉害,它便企图以占领中国来解决它本国的问题。(二)西欧风云变化,如意大利发动侵略阿比西尼亚的战争,这种形势便利于日本的侵略。(三)蒋介石的投降。(四)中央红军到达西北,使它不能不企图迅速占领华北以致整个中国。(五)苏联经济建设及第二个五年计划顺利进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四年完成,帝国主义准备更大规模的进攻苏联。

  二、察哈尔事件后日本的新进攻和蒋介石国民党。日本在察哈尔事件中所提的条件(续《斗争》第74期察哈尔一文中所列的几个条件),是要将河北、山东等五省完全占领,蒋介石对于日本所提出之条件完全接受。但即使这些条件实现,日本仍不满足,所以又提出八个条件。这八个条件就不仅要侵占五省,而且要占领其它重要省份,沿海各省变成非武装区域(条件见中共中央宣言所引)。这八个条件更进一步表明,日本要将侵略势力伸入到沿海各省以至全中国。上海一个水兵被中国人打死,日本便在四川路闸北大规模示威。在天津,日本兵胡闹,日本军官到处活动,企图实现这些条件。河北战区已宣布独立,华北宋哲元等想逐步实现沿海军队撤退,国民党部撤消。日本的侵略没有丝毫放松,只有一步加紧一步。国民党的态度很明显,蒋介石是日本最忠实的走狗。日本与蒋介石之间,表面上有分歧,蒋在五全大会上的发言,说无论日本怎样,他总要以和平对待,并说中国被人侵占,是由于中国人民不争气。蒋介石是要完全实现这八个条件。他们表面上做些把戏,日本要这样做,蒋介石不要这样做,实际上他是接受这八个条件。据重光发言,南京方面开始就怎样实现这个条件同日本谈判。国民党听到殷汝耕独立后也满不在乎。日本在开始提到时,就采取示威,威吓蒋介石。对广东的反蒋运动,日本加以控制,使反蒋战争不爆发。五全大会把汪精卫打伤,又同广东谈判,表明一方面敷衍其他派别,另方面是实现日本的条件。蒋介石始终是哈巴狗,南京政府可能发生一些变化,但基本上一定要执行日本的条件。

  三、日本的侵略使它与其他帝国主义关系恶化。日美关系是大家知道的。“九一八”事变时,美国执行史汀生政策,日本以为美国只是口头上讲一讲。实际上,美国是非常痛心的。它的唯一行动是扩大军备,如海军演习,大大巩固自己部队,做实力的准备。

  日英美关系的发展现在也到了要做实际准备的时候。英国在华北之势力由于日本占领华北而受到损失。日英谈判是想彼此互相默契,但日本总是要独占中国,不许英国染指。英国发起四国借款,日本说中国不需要,说加拿大、澳洲、印度,你也不许我日本染指。英国看到在中国势力快完了,派爵士来谈判。日本说中国是我们的,你承认后再谈判。李滋罗斯爵士提议,借五千万金磅给中国,中国实行币制改革,日本大声抗议,说中国的事别国不要管。关于现金集中,分三区进行。英国最后采取一着是控制中国经济,但因中国抗议,不会有大的成功。英帝国主义想瓜分中国,日本要独占。英国现在因西欧事件,只有让步,别无其他出路,它不敢以武装对待。英美想阻止日本的企图,但没有方法能加以阻止。广东政府反蒋,但不能爆发战争,或许因群众之反蒋,有战争之可能,但也不是绝对的。虽然帝国主义之间冲突加紧,但无法阻止日本侵略之加紧,没有一种力量能阻止日本之侵略。

  四、在目前形势下,反对日本侵略者的,不仅有工农群众、大学教授以及某些派别的资本家,就是在军阀中间也有人对日本侵略不满意。广大阶层参加到民族战线中,许多人持同情态度或守善意中立,反日的基本力量更加广泛。在我们这方面,这一次胜利粉碎了敌人三次“围剿”,使我们取得了新的围攻前的过渡时期。

  在参加反日斗争的阶层一天天扩大的情况下,我们目前要利用统一战线,争取广大阶层在我们的领导之下,也就是动员广大群众,争取广大群众在我们的周围,扩大统一战线。甚至对上层统一战线,我们都要争取。

  我们提出了六大纲领①,现在要很好利用这个纲领。我们还不善于将它具体化并开始其实现,过去有过这种机会,现在还有这种可能。如抵制日货,群众有此要求,我们就争取加以领导,工作就从这里开始。而组织抗日同盟军,也就是群众武装,过去我们只是宣传六大纲领,现在我们要具体实现它,把民族运动具体化于当地情形,这样来实现六大纲领。过去抵制日货我们不参加,组织义勇军不募捐,我们总是处在狭隘的范围内,因而也不能领导群众到最高阶段。现在则要求我们更广泛的利用统一战线,要募捐,要加入义勇军,在实施决定上要具体化,要在广大群众斗争中争取领导权。

  按照六大纲领,我们可以和国民党的队伍结成反日反蒋的同盟。三大条件过去实现过,现在在日本侵略下,这种形势更有可能。这样的军阀是很多的,因为日本的进攻,士兵的革命化,中、下层军官动摇的也多,因此这个可能还是有的,要争取各种机会,利用各种方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

  我们采取主动联合军阀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过去未做过,须知目前我们苏维埃红军的影响很大,可以争取群众,分裂军阀,不要等大家来找,怕动摇自己立场,怕玷污我们的清白,我们的救国宣言②可以吸收更广大的阶层,团结更广大的群众,要相信自己的力量,现在是革命时期,我们有很大力量,有党的正确领导,我们可以争取民族战争中的领导权。这在现在是必要的。

  我们现在主要是反蒋反日,但在谈判时,也不一定要反日反蒋。只反日不反蒋,反日反张学良,或者反蒋不反日,我们说也可以。某一部队打蒋介石,就必然反对日本,开始是在某一具体环境中的群众行动,然后将它逐步领导到反日反蒋运动。要根据不同环境,争取广大群众团结在我们周围,坚决同关门主义作斗争,不是我们工农红军一定要同他打,而是动员红军去起民族革命的核心作用。

  目前是检查决定的执行及巩固我们的部队,发展扩大陕北甘苏区,执行目前的中心任务——争取抗日的阵地。

  结论

  一、今天提出统一战线,与过去有很大不同。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反革命团结起来向革命进攻,小资产阶级消极或同情反革命,我们的力量散了些,在这些条件下,只能搞下层统一战线,我们的工作集中于工农群众中团结和巩固自己的力量。现在情形不同,整个小资产阶级动摇及同情我们,在军阀中也有分化,有的动摇、中立或对我们同情,我们有着坚强的苏维埃、红军及广大的群众拥护,党的力量也比以前加强了。在全国提出的两条道路问题更清楚的提到群众的前面。这样,就更迫切的提出了实行统一战线策略的任务。这个策略是可以实现的,抗日反蒋必须很好的运用这一策略。党目前的主要危险是右倾机会主义③,不相信自己力量,最阻碍我们工作的关门主义,使我们不能深入到群众中去领导群众。关门主义是右倾另一种的表现,即不相信自己力量。不打破关门主义就不能到广大群众中去。统一战线的行动在开始时往往与我们的纲领不相合,但如果我们去领导,可以造成很大的群众运动,如请愿、抵制日货等等,可以将它变成为革命运动。

  二、统一战线不只是限于宣传,要变成实际行动。例如抗日联军国防政府要真正做起来,对军阀也只有拿纲领去影响他。过去对十九路军的工作犯了很大的错误,没有实际的配合其行动。

  三、上层与下层统一战线的关系如何?有时从上层开始,然后争取广大群众到反日战线上来。上层下层的工作都真正要干,不能象满洲事变中那样站在旁边去揭破军阀欺骗。

  四、要反对主要敌人。广泛统一战线问题放在全党的前面,看我们是不是能解决这一问题。满洲事件给了我们很大的教训。

  五、最后应巩固自己的力量——苏维埃与红军,进一步加强宣传鼓动工作,团结广大群众在我们周围,教育同志教育群众成为反日的先锋,并争取领导权。

  【选编说明】

  受共产国际派遣回国的张浩(林育英),1935年11月18日或19日到达瓦窑堡,首先向张闻天口头传达了共产国际“七大”精神和《八一宣言》的内容。张闻天在听取传达后,一方面写信给毛泽东商议党的策略的转变;另一方面召集中央会议,专门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策略”问题。本文就是他11月29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报告和结论。这两次讲话的整理文本曾以《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与扩大民族统一战线》为题发表于1987年出版的《中共党史资料》第22辑。本书收入时作了又一次校订,并另拟了标题。

  【注】

  ①指《中国人民对日作战的基本纲领》,又称《抗日救国六大纲领》。它由中国共产党于1934年4月20日提出,得到宋庆龄等1700余人的热烈支持,经他们共同签名,并以“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筹备会”的名义发表。纲领包括下列各项条款:(一)全体海陆空总动员对日作战;(二)全体人民总动员;(三)全体人民总武装;(四)没收日本帝国主义在华财产及卖国贼财产以解决抗日战费;(五)成立工农兵学商代表选举出来的全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六)联合日本帝国主义的一切敌人作友军,与一切守善意中立的国家建立友谊关系。

  ②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抗日救国宣言》(1935年11月28日)

  ③这是沿用六届四中全会以来的错误提法,作者很快改变了这种提法。参见下文《拥护苏维埃政府与工农红军的抗日救国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