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征中的张闻天 >> 正文

中共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

2016-11-29 作者:张闻天

  一、目前形势的特点

  目前政治形势已经起了一个基本上的变化,在中国革命史上划分了一个新时期。这表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变中国为殖民地,中国革命准备进入全国性的大革命,在世界是战争与革命的前夜。

  日本帝国主义并吞东北四省之后,现在又并吞了整个华北,而且正准备并吞全中国,把全中国从各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变为日本的殖民地。这是目前时局的最基本的特点。

  日本帝国主义鉴于直接公开地武装占领东北四省,曾经引起了全中国反日的怒潮。这次他就采取比较隐秘的方式,即用国民党南京政府下命令委任中国某些卖国的军阀政客,作为他在华北的代理人,以进到直接武装占领华北。这种方式虽是比较“九一八”的方式更为奸滑与凶恶,但仅是过渡到直接武装占领与建立华北国及其傀儡政府的步骤,第二个满洲国傀儡政府是其必然的归宿。作为中国汉奸卖国贼集团的主要成份的许多军阀政客土豪劣绅,银行资本家,特别是其中的亲日派,是这个傀儡政府的组成分子及其赞助者,没有这一大群汉奸卖国贼,日本帝国主义变中国为殖民地是不能如此顺畅的。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华北并准备吞并全中国的行动,向着四万万人的中华民族送来了亡国灭种的大祸,这个大祸就把一切不愿当亡国奴,不愿充汉奸卖国贼的中国人,迫得走上一条唯一的道路:向着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汉奸卖国贼展开神圣的民族战争。一切爱国的中国人为保卫自己的国家而血战到底,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亡人之国灭人之种的冒险事业的前进路上必然得到的回答。日本帝国主义于吞下了东北四省这个较小的炸弹之后,又着手吞下中国本部这个绝大的炸弹了。

  日本帝国主义单独吞并中国的行动,使帝国主义内部的矛盾,达到了空前紧张的程度。美国帝国主义完全为着他自己帝国主义的目的,是同日本帝国主义势不两立的,太平洋战争是必然的结果。而英国却再想求得日本的某些让步与妥协,使他的主要力量能够拿了去对付他的主要敌人:苏联美国与意大利。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本部的行动,促进了中国反革命统治,首先是卖国贼头子蒋介石的统治之削弱与崩溃。一贯的卖国政策不但使蒋介石丧失了某些社会的与群众的基础,而且缩小了他的地盘。同苏维埃红军的长期斗争,尤其是五次“围剿”,与对于中央红军的追击,使他的兵力消耗了、疲劳了、分散了。以法西斯蒂统一中国的梦想,是宣告了最后的破产。国民党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实际上是不利于蒋介石的分赃会议,蒋介石只有更加依靠出卖中国,以维持垂死的统治。但是他的出卖,更促使他的统治加速度地走向死灭。这种情形,也就更加加深了蒋系军阀与其他军阀间的矛盾与冲突,增加了以新的形势与新的性质而出现的反蒋战争的爆发之可能性。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的行动,正当中国苏维埃运动转入了一个新局面的时期。自从中央红军退出中央苏区,长江下游的一些苏区受到了部分损失之后,现在是各地红军的新胜利,新根据地的创造,老苏区的游击战争的开始转入反攻,与新的游击战争蓬勃发展的时期。困难的关头已经过去了。中央红军以十二个月工夫,用二万五千里的长征,战胜了蒋介石的长追,宣告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突破了历史上军事远征的纪录,并以宣传队的作用向着他所纵横驰骋的十一个省区二万万以上民众,指出了解除痛苦,救已救国的道路。以播种机的作用,散布了许多的革命种子。中央红军与廿五、六、七军会合之后,对于向着陕甘苏区进行的敌人第三次“围剿”之彻底的粉碎,更加表示了苏维埃运动新时期的到来。他同目前总的革命形势的新局面相会合,成为中国革命新形势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他指明:在全中国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强盗吞并,挽救中国出于亡国灭种大祸的伟大力量中,有着苏维埃红军铁一般的中坚力量。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的行动,重新推醒了全中国人民,懂得了亡国灭种大祸临头的危险形势,掀起了新的民族革命高潮。这种民族革命高潮,在中国革命经过历史上无数次的锻炼之下(主要的是1925至1927的大革命)产生的,是在目前中国已经有了苏维埃革命根据地与革命形势存在之下产生的,是在世界革命与战争的新周期即将来临的形势之下产生的,是在苏联已经有着一切力量,足以战胜侵略国家援助被压迫民族的形势之下产生的。因此,他就将以特别广大,特别坚决,特别与世界革命因素互相影响与互相帮助的性质而出现。

  无疑的、新的反日的民族革命高潮,不但推醒了中国工人阶级与农民中更落后的阶层,使他们积极参加革命斗争,而且广大的小资产阶级群众与知识分子,现在又转入了革命。中国国民经济的总崩溃,千千万万人民的失业失地,千千万万的灾民难民,更使得新的反日的民族革命高潮,同群众救死求生的日常斗争密切的联系起来,大大的扩大了民族革命营垒的群众基础,广大民众的革命义愤是在全中国一切地方酝酿着,并已经在普及各大城市的学生反日示威运动中再一度的开始表现出来了。在反革命营垒中,是新的动摇分裂,与冲突,一部分民族资产阶级,许多的乡村富农,与小地主,以至一部分军阀,对于目前开始的新的民族运动,是有采取同情中立,以至参加的可能的。民族革命战线是扩大了。

  目前的世界是处在大革命与大战争的前夜形势中,一切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以及由此产生的革命危机,使得帝国主义除了战争找不出第二条挽救死亡的出路。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中国与意大利帝国主义大举进攻阿比西尼亚的冒险战争,无疑的存在着引导到第二次帝国主义大战的危险。而中国与阿比西尼亚的民族革命战争,各帝国主义国家,及其许多殖民地半殖民地革命危机的成熟,无疑的要引导到世界的大革命。在目前革命与战争的前夜时期,已可明显看到世界反革命力量的削弱,与世界革命力量的增涨。在将来就是大战争与大革命,葬送世界上的一切反革命。这一形势使得中国革命脱离了过去的孤立。世界革命是中国革命有力的帮手。同时,中国革命现在就已经成了世界革命的伟大因素,将来则要以全民族的雄伟阵势帮助着世界的革命。

  这在日本同中国的关系上也是一样。在有力量的日本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日本工农及被压迫民族(朝鲜台湾)正在准备着伟大力量,为打倒帝国主义日本,建立苏维埃日本而奋斗。这就把中国革命同日本革命在共同目标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基础之上会合起来。日本革命民众是中国革命民众的有力的帮手。

  苏联也是一样。今日的苏联是有战胜敢于向他开火的帝国主义的力量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即将完成,红军的威力),在向日本帝国主义使用一切和平方法无效(屡次提议订立互不侵犯条约等)而日本反积极向苏联挑战的情况之下,苏联是准备着打击这个野蛮侵略者的。这就把中国革命,日本革命和苏联反对侵略者的斗争会合在共同目标——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基础之上。苏联是中国革命最有力量的帮手。

  中国革命是处在有利的环境中,中国革命有着光明灿烂的前途。但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帝国主义,尤其是目前凶横直进的日本帝国主义,是准备了决心和力量来对付中国革命的。在中国反革命集团方面,由于其统治力量之更加减弱,而不得不更加为虎作伥,投靠于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向着革命的民众作绝望的进攻与决斗。把这一形势同目前依然存在着的中国革命不平衡发展的形势合起来看,就知道中国革命保存了一种持久性。他向中国革命民众及其首领中国共产党指明:准备着长时间同敌人奋斗罢,为着同敌人作持久战而准备自己的艰苦工作罢,没有几千万几万万人的革命军,是不能最后解决敌人的;一切策略,一切努力,向着组织千千万万民众进入伟大的民族革命战场上去,准备了伟大的力量,就是准备了决战的捷报。

  二、党的策略路线

  目前的形势告诉我们,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的行动,震动了全中国与全世界。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各阶级、阶层、政党,以及武装势力,重新改变了与正在改变着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民族革命战线与民族反革命战线是在重新改组中。因此,党的策略路线,是在发动,团聚与组织全中国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对当前主要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贼头子蒋介石。不论什么人,什么派别,什么武装队伍,什么阶级,只要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贼蒋介石的,都应该联合起来,开展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在中国的统治,取得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保持中国的独立与领土的完整。只有最广泛的反日民族统一战线(下层的与上层的),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

  当然,不同的个人,不同的团体,不同的社会阶级与阶层,不同的武装队伍,他们参加反日的民族革命各有他们不同的动机与立场。有的只是为了保持他们原有的地位,有的为了要争取运动的领导权,使运动不至超出他们所容许的范围以外,有的真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正因为他们的动机与立场各有不同,有的在斗争开始时,就要动摇叛变的,有的会在中途消极或退出战线的,有的愿意奋斗到底的。但是我们的任务,是在不但要团结一切可能的反日的基本力量,而且要团结一切可能的反日同盟者,是在使全国人民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有知识出知识,不使一个爱国的中国人,不参加到反日的战线上去。这就是党的最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总路线。只有这种路线,我们才能动员全国人民的力量去对付全国人民的公敌: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头子蒋介石。

  中国工人阶级与农民,依然是中国革命的基本动力。广大的小资产阶级群众,革命的知识分子是民族革命中可靠的同盟者。工农小资产阶级的坚固联盟,是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与汉奸卖国贼的基本力量。一部分民族资产阶级与军阀,不管他们怎样不同意土地革命与苏维埃制度,在他们对于反日反汉奸卖国贼的斗争采取同情,或善意中立,或直接参加之时,对于反日战线的开展都是有利的。因为这就削弱了总的反革命力量,而扩大了总的革命力量。为达到此目的,党应该采取各种适当的方法与方式,争取这些力量到反日战线中来。不但如此,即在地主买办阶级营垒中间,也不是完全统一的。由于中国过去是许多帝国主义互相竞争的结果,产生了各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互相竞争的卖国贼集团,他们中间的矛盾与冲突,党亦应使用许多的手段,使某些反革命力量暂时处于不积极反对反日战线的地位。对于日本帝国主义以外的其他帝国主义的策略也是如此,党在发动,团聚与组织全中国人民的力量,以反对全中国人民的公敌时,应该坚决不动摇的同反日统一战线内部一切动摇、妥协、投降与叛变的倾向做斗争。一切破坏中国人民反日运动者,都是汉奸卖国贼,应该群起而攻之。共产党应该以自己积极的彻底的正确的反日反汉奸反卖国贼的言论与行动,去取得自己在反日战线中的领导权。也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反日运动,才能得到彻底的胜利。反日战线中的广大民众,应该满足他们的基本利益的要求(农民的土地要求,工人,兵士,贫民,知识分子等改良生活待遇的要求),只有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才能动员广大的群众走进反日的阵地上去,才能使反日运动得到持久性,才能使运动走到彻底的胜利。也只有如此,才能取得党在反日运动中的领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