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征中的张闻天 >> 正文

杨尚昆谈张闻天与遵义会议

2016-11-29 作者:程中原

  杨尚昆说,博古、洛甫(即张闻天)、稼祥三个,开头都是所谓“教条宗派”里的人,主张是同样的,都是相信共产国际的,认为共产国际说的都是对的;他们学的是本本,没有实际工作经验,对中国革命他们都没有实践过。

  这三个人也不一样,有区别。张闻天喜欢学习,喜欢研究问题,平易近人,不大愿意做整人的事。博古很有才气,是个锋芒毕露的人,比较喜欢整人。王稼祥比较灵活,但也没有经验。

  在上海临时中央的时候,许多文章是张闻天写的。他是宣传部部长,这是他的任务。所以大家的印象中,博古和洛甫就连在一起了。其实,在上海后来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张闻天写了关于中国社会性质问题的文章,中间的思想有共产国际的,也有张闻天自己的独立思考。后来,他反对文艺战线的关门主义,反对宣传工作中的党八股,同博古的分歧就比较明显了。

  到中央苏区以后,就有很多的不同意见了。后来博古就想把张闻天排挤出领导核心。张闻天同志被派到政府去工作,当人民委员会主席。这对张闻天同志来说倒是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他同毛主席接近起来了。毛主席对张闻天施加影响,慢慢地看出张闻天是有可能争取的。到长征出发的时候,洛甫和毛主席还有王稼祥就走到一起了。到遵义会议,张闻天同博古分开,可以说是完全决裂了。

  前些日子看了遵义会议的电视片,好多人问,张闻天怎么转变得那么快啊。他们不了解这一段历史是怎么走过来的,也可能是受过去宣传的影响,总认为洛甫和博古一直是在一起的。看来要给张闻天拨乱反正。

  写张闻天,有一个大问题,就是所谓“教条宗派”的问题。毛主席在七大做决定时说过,所谓“教条宗派”,在革命过程中已经分化了现在没有“教条宗派”了,所以决议上也不要写了。

  你(指张闻天选集传记组成员程中原)说周恩来同志讲过,党史上形成的“宗派”不是指秘密的反党小组织,而是指在一些思想观点以至策略纲领上意见相投即结合、不投即反对的关系。这些观点、策略、纲领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这些同志在实践中思想不断发生变化,所以这种结合也是不稳固、不长久的。恩来同志的这个分析是符合实际的。

  但是,有的同志始终不同意,如陆定一同志,至死都认为所谓“二十八个半”非要写不可。他去世之前我去看他,他还跟我说这个事,要同我争论。

  长征刚出发时,大家茫茫然,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全军都不知道。领导当然是有打算的。我们在《红色中华》上读到张闻天写的那篇社论《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才知道要转移地区了,但到哪里去,不知道。在这篇社论发表之前大约十天,博古和李德到我们三军团驻地来过一次,彭德怀说“崽卖爷田心不痛”就是在这一次。那时没有说到要长征。后来说,当时应该打到浙江去,可以打到浙江去。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长征中关于到什么地方去,在哪里建立根据地,口号换了好几次,但都不能站住,实现不了。几经周折,最后才在陕北落脚。

  遵义会议以后,不知你们注意没有,有一段时间没有总书记。这是什么原因呢?这是因为闻天同志谦虚。在遵义会议上,形成比较一致的意见是由洛甫代替博古担任总书记。但闻天同志非常谦虚,再三推辞。泽东同志也说自己参加军事指挥较好。于是,这个问题就搁置起来。拖了二十来天,不能再拖了,中央常委会作出决定,闻天同志这才挑起这副担子。张闻天当时当总书记,是得到大家拥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