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总”与左翼文化运动 >> 正文

首次披露悼念瞿秋白、何叔衡

2016-12-13

  瞿秋白于一九三五年六月十八日在福建长汀从容就义。这个不幸的消息从各种渠道传到了上海,鲁迅说:“人已经不在了,但他的著作、他的思想要传下去,不能泯灭了。这也是我们还活着的人对他的最好的纪念”。由“诸夏怀霜社”出版,印制考究的两大本《海上述林》,不仅体现了鲁迅和瞿秋白的深厚友谊,也表达了诸多友人的深深悼念之情。然而,诚如《瞿秋白传》作者所说,瞿秋白殉难时,“除万里转战途中的红军和西北苏区外,在白色恐怖下的黑暗中国当然不可能有悼念他的文字公开问世。”所以,笔者发掘到“国统区”的三件当时悼念瞿秋白的史料,是弥足珍贵的。这三件史料是:

  “文总”出版的内部刊物《文报》上,刊登悼念这位烈士的悼词、《讣告》。以及当年“左联”悼念瞿秋白的文章。这三件有关瞿秋白史料的发现,涉及共产国际中国支部,“文总”,以及“左联”,当时对烈士的全面评价和悼念之情。“左联”的悼文,还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悼念文章。

  一.首先介绍刊载在《文报》上的悼念词。

  距瞿秋白烈士就义四个月后,《文报》油印出版了第十一期(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出版),这是沉默了好久之后,再一次与“文总”各盟员见面的一期。原因是上海地下党连续三次遭到大破坏,仅存的组织和上级又失去了联系,在独立作战的情况下,改组了新的文委(全称是中共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文总”的领导也有了更迭。这时抗日救国的群众运动在一天天的高涨,从海外又传来了第三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季米特洛夫的报告。报告提出了在无产阶级统一战线的基础上建立广泛的反法西斯人民阵线的口号。为此,尽快的“整顿文化斗争的阵营”显的很有必要。当时,“文总”领导下的各盟也相应的制定出新的纲领草案,表明了文化斗争的步伐有重新调整的意图。

  就在这“工作转向后的第一期”(第十一期“编者言”)的卷首,刊出了两篇悼念瞿秋白的文字:《纪念两个国际人物》、《讣告—纪念热烈的革命者瞿秋白、何叔衡》。表达了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的“文总”盟员的怀念和痛惜之情。

  瞿秋白和左翼文化运动有着密切关系。他在上海的三年之中,和鲁迅共擎大旗,在文化斗争和思想斗争中有着辉煌的业绩。左联时期,他不仅是个虎虎有生气的文学活动家,也是卓有功绩的理论建设者,并对指导“文总”、“左联”,纠正前期“左倾”错误等方面,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文总”的纪念词,把他和法国名作家、著名的文化斗士亨利·巴比塞同称为“两个国际的人物”。因为,亨利·巴比塞于1935年8月31日在莫斯科逝世。两位国际人物的去世时间相距才两个多月。

  纪念词中介绍了巴比塞在莫斯科逝世的不幸后说:“中国劳苦大众及左翼知识分子,对于这一国际人物的逝世,表示极深切的哀悼!”接着说,“中国热烈的革命者瞿秋白同志,传闻被捕后依蒋介石令处决。他的死,因为他曾防卫中国国土,求民族的独立自由及领土完整,而向帝国主义作战。”并表示,“广大的参加文化斗争的同志们,将继续他的主张,以斗争胜利的凯歌代替追悼的哀乐”的决心。

  悼词很简短。代表了曾和瞿秋白共同战斗的组织在向各盟员作沉痛的通报,和表达愤怒的心情。“文总”的这项消息来源,很明显来自中共驻莫斯科的《讣告》。不仅因为“文总”的悼词和《讣告》在同期《文报》刊出,而且悼词中引用了《讣告》的文字内容。

  二.

  《讣告》是正式的告示,代表中共组织“纪念热烈的革命者瞿秋白、何叔衡”。当时,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重要支部,瞿秋白、何叔衡牺牲时,中央红军还在长征途中,由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及时地发出《讣告》是顺理成章的。当时,讣告发向中国各地,尤其发向有共产党组织的世界各国,遂使属于共产国际支部的一些国家得知准确的消息。由此,不少国家的共产党组织都发表了抗议书、声明和悼念文章。如共产国际的代表,以及日本、英国、美国、德国、加拿大、安南共产党等,他们都严厉的谴责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对瞿秋白的牺牲表示沉痛悼念,并对中国人民革命事业表示了正义声援。影响是极为广泛的。

  一年后,为纪念瞿秋白殉难一周年,由莫斯科外国工人出版社编印了一本中文书,各国共产党的这些追悼文字编集到《殉国烈士瞿秋白》一书中。这是一本非常珍贵的、有纪念意义又有独特价值的书。

  当时,由于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的最高领导是王明,所以讣告署名是由王明领衔。这是代表组织发出《讣告》,也说明中国共产党驻莫斯科代表团对牺牲者的重视和哀悼。他们意识到瞿秋白、何叔衡的牺牲“是中国共产党及中国革命的一大损失”。

  《讣告》由四部分组成。

  简单的叙述瞿秋白牺牲的经过。由于当时不可能得悉瞿秋白牺牲的详细情况,所以是据“国民党报载,瞿秋白在离红军撤退区域,而赴苏区的时候,肺结核病加剧,曾经被捕并已依蒋介石命令处决。”讣告说,这个噩耗和何叔衡同志的死亡,以及其他几位领导同志的被捕,“是中国共产党在第六次围剿以后所受的最大的损失,因为党及革命的最大资产是老于经验的干部”。

  在长篇介绍瞿秋白的生平业绩时,叙述中时有评述。基本有以下几个方面和特点:

  一、在叙述瞿的经历时突出他和俄国革命的关系和影响。讣文中说:

  “瞿秋白早先是一个中国的新闻记者,并求学于北京俄文专门学校文学系。1920年他被派赴苏俄作北京资产阶级报纸《晨报》底通讯员。在留俄的时候,他曾亲眼看到无产阶级革命及内战底发展。”

  “从初到俄罗斯时起,他便热烈地同情于俄罗斯的工农运动。在十月革命以后的几年中,他被卷入俄罗斯无产阶级的革命潮流,而转向共产主义,成为共产主义的战士。”

  当中国发生反帝运动,并异常关切俄国革命的情况时,瞿秋白以他的论文、通讯揭破了资产阶级底联合的造谣和诬蔑。讣文评说:

  “他的论苏俄的著述,实际上是在这期间关于这个国家的唯一的教科书。他的名字是中国民众所熟知的,而中国知识分子及青年则知道他是一个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文学家,政治领袖……”

  二.在历述瞿秋白在中共党内曾任的职务时,注重于他在共产国际的地位。如讣文中说:

  “他很活动地代表中国的诸革命组织,参加1922年举行于莫斯科的‘远东民族会议’。他是列宁所认识的。”

  还数历他出席过“第二次共产国际会议”,及被选为代表出席“第六次共产国际会议”。“他在其中参与民族及殖民地问题的报告,并当选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底一员。‘第六次会议’之后,他在‘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中充任‘中国共产党’底代表。”

  三.评价瞿秋白在路线斗争中的功过。

  “他曾进行反陈独秀主义及托洛斯基主义的斗争。但他自己也不是全无‘右’倾及‘左’倾的错误,特别是关于和李立三主义的妥协。因为这在‘第四次党中央委员会全会’上,他被排而离开‘政治局’。后来,他承认并纠正了他底错误。”

  作为《讣告》,写上瞿秋白任领导职务时在路线斗争上功过的评价,这是当时组织上对他的评价。奇怪的是,同样是这几位“最高领导”,一年之后,在法国出版的《救国时报》上,“瞿秋白先生殉难一周年纪念”专栏中,王明、康生等又发表了纪念词。如果将它们作比较的话,它们的差异很大,后者摒弃了对他路线错误的提出,改用散文的笔调,以歌功颂德抒发悼念之情。那么,这个认识上的变化其中有什么内情,我们不得而知了。

  四.详细的介绍瞿秋白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人民教育委员时作出的贡献。

  讣文根据中国苏维埃政府在“第二次苏维埃会议”上的正式报告,用详细的统计数字,可信的叙述,评述“他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一个卓越的政治家,在他作为人民教育委员的领导之下,苏维埃中国里面完成了一种大的文化革命”。这是瞿秋白在生命终结之前的最后一个职务上留下的丰功伟绩。

  令人费解的是,瞿秋白自1931年后的三年里,在国民党统治着的上海,为左翼文化运动所做的种种贡献,在讣告中只字未提。冯雪峰曾说:“秋白同志来参加领导‘左联’的工作,并非党的决定,只由于他个人的热情。”②这个说法看来是有根据的。但是,一位党的领导蛰居上海,他的所作所为,即使是驻莫斯科的中央代表,对他这段在文化战线上经历也应该是清楚的,并作出评价。为什么只字不提在上海三年的业绩,或是虽然知道却持保留态度?

  《讣告》的第三部分是介绍何叔衡烈士的生平业绩。

  何叔衡同志在一八七四年生于湖南一个中农底家庭中,他自幼即帮助耕种。他曾为一个牧童,后来他在一个乡村底小学中当了八年的教员,因其异常艰苦求学,他曾#进为“秀才”。但是,因为反对卖国的官僚,他改业而从事于革命活动。

  一九一九年何叔衡同志曾为湖南反日运动的诸卓越领袖之一。在这个期间,他联合着毛泽东同志在湖南组织了最初的共产主义者团体。一九二一年他和毛泽东同志在“第一次中国共产党会议”上代表湖南底组织,并当选为中央委员。

  会议之后,他回到湖南,以预备革命的干部为其主要的工作。抱着这种目的,他组织了师范学校,并充任这个学校的校董。他把革命的青年集合在这个学校内,给以革命精神的教育,他同时还是党底湖南地方委员会的书记及湖南国际赤色共#委员会委员。

  他在1925——1927年间曾在湖南领导革命运动。湖南政府倒后,他在一九二七年夏天被迫而秘密地离开湖南去到上海。他曾为江西地委底特殊细胞组织底书记。

  一九二八年夏天,他参加中共第六次会议,虽然年纪很大,(时年54岁-引者注)他还是眼巴巴想求得马列主义的知识及把握着布尔什维克底工作经验底渴望甚至使他要求被派遣求学。他和青年们在一起活动而坚决地以纪律的形式追求者马列主义的知识。他是一个可靠而能动的党员,同时也是一个很虚心的人,对于任何种工作都不鄙#。

  何叔衡同志曾回到湖南在最困难的秘密情形之下进行共产党中央机关底工作。他表现出他是一个坚定的不妥协的苏维埃革命战士,进行着一种斗争,反对官僚主义并反对敌人阶级分子钻入苏维埃政权诸机关的企图。他在发展中国苏维埃政治才能上所有的功绩是很大的。在最近期间他充任中国苏维埃最高法院底副主席。他在这种职务上对于反革命的行动并为保障革命的法权进行着一种不倦的斗争。虽然他底健康完全被摧毁而年纪又很高,但也还是很活动地而且不厌倦地在当中及职务中努力工作。中国之被帝国主义者占领及国民党底美国政策激起了他底最大的愤怒并使他益发努力于革命的斗争。他死在他底革命的职务上,死在为国家及为人民的争斗中。

  他是一个不妥协的及坚决的反对机会主义并保障党底路线的战士。

  在红军主力从江西撤退之后,他和游击部队留居在一起,进行他底革命工作,在国民党帝国主义者刽子手底打击之下,他死在他底职务上

  最后,《讣告》作了一个结语。指出:“瞿秋白及何叔衡同志的死亡,不仅是中国共产党及中国革命的一大损失,而且也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底一大损失。”“瞿秋白及何叔衡同志给中国的革命者树立了一个榜样,表示出为中国民族及社会自由而斗争的战士是何等的英勇。”因而,“千百万的中国青年共产主义者将填补这两个战死的同志,继续瞿秋白及何叔衡的主张。”并预言“帝国主义的强盗们及国民党蒋介石卖国贼和刽子手们,尽管继续他们的狂暴进攻,中华苏维埃革命是不可征服的!”

  由于瞿秋白曾是中共的高级领导,而且在国际共运中是有影响的人物,他的牺牲,理应郑重地由组织发出讣告,以示哀悼。并且,瞿秋白烈士的就义,作为对国民党屠杀革命领导同志的控诉,《讣告》也是有力的武器,抗议这种血腥的法西斯手段,得到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同情和支持。

  《讣告》的意义还在于留下了当时的中央领导对瞿秋白作出的历史性的评价,以及准确的提供了瞿秋白所担任的种种职务,虽然评价和介绍并不全面和精到,对于当时并不太清楚瞿秋白的种种经历,和作出的贡献的大部分党内同志、“文总”各盟的盟员,以及各国共产党组织,作出了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