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总”与左翼文化运动 >> 正文

《文报》内容考释

2016-12-13

  不可湮没的三封信

  “越过重重的海洋,越过一切民族的界限,在以人类广大的解放运动中,我们要求和你们更紧紧地握手!”这是“文总”致世界著作家的信结尾的一句话。表达了在争取全人类的解放运动中,中国左翼文化人和全世界进步作家携手努力的愿望。同时,这也是“文总”读了以高尔基领衔的世界各国作家对中国法西斯统治的抗议信后,被他们的热情“感动得流泪”,进行的一次历史性的“对话”。以表达对他们支持中国的左翼文化运动的谢意。

  翻开“左翼”的历史,人们都不会忘记“左联”成立不久,发生在一九三一年二月七日,左联五烈士等二十三位革命同志在上海龙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的事件。鲁迅愤怒地写下了著名的《无题》诗,和重要论文《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左联”的重要刊物《前哨》创刊号为“纪念战死者专号”,刊登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为国民党屠杀大批革命作家宣言》和“左联”的《为国民党屠杀同志致各国革命文学和文化团体及一切为人类进步而工作的著作家思想家书》。这后一篇呼吁书又用英文更详细地扩写了,易题为:《为纪念被中国当权的政党国民党屠杀的大批中国革命作家而发出的呼吁书》,寄给了高尔基,要求他高尔基,“把这个呼吁书尽可能更广泛地散发出去把它译成俄文和通知所有的苏俄作家。我们请求你把这个呼吁书以国际的规模散发出去。”

  那次的血腥迫害,使全世界震惊,世界各国的革命作家都纷纷遣责中国的反动当局的屠杀政策,深切的哀悼被害的战友。国际革命作家联盟旋即发表《宣言》,抗议国民党反动当局制造白色恐怖。在《宣言》上签名的有法捷耶夫、巴比塞、辛克莱等十三个国家二十八人。

  世界舆论的一致抗议,使国民党政府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屠刀。但是,随着对中央红色根据地的一次次军事“围剿”,终究加紧了对国统区的文化“围剿”,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和各大城市。青年作家的失踪,知识分子的遭暗杀,黑名单上排列了一长串名字……,而一批批进步书刊的被查封,发行进步图书的书店被捣毁,组织的被破坏,叛徒的出卖,知识分子的赤贫,使得左翼文化运动发展到后期又陷入了低潮。

  可喜的是,中国左翼文化运动的状况,通过各种渠道传向国外,使始终关心中国革命知识分子命运的战友和团体伸出了道义之手。笔者在“文总”的油印机关刊《文报》的新年号(1935年1月出版)上,发现这样三封信,很好地记录了在“左联”后期重要的国际支持和交流,反映了中国左翼文化运动的世界背景和国际意义。这三封信分别是:

  一、世界各国作家对中国焚书坑儒的抗议信

  二、中国“文总”致全世界著作家的信

  三、国际革命戏剧家同盟给中国“剧联”的信。

  这三封信有一个共同点,即表达了在“左联”最困难的时期,世界革命作家和团体的关切和声援,以及“文总”同志们受到关心和爱护时的激动心情。但是,依照当时的条件,这些信件不能在“左联”的刊物上公开地发表,以造成当年五烈士牺牲时同样的舆论攻势,给反动当局以抗议和警示。于是,我们看到刊物的编者既激动又无可奈何的话:

  “别了很久的文报,终於和同志们重新相见了。

  白色恐怖这么严重,集稿、印刷都感到异常的困难,—切都不能完全依照主观的计划进行……

  我们读了国际作家反国民党的白色恐怖的一封信,将是怎样地感动,不要面孔的国民党法西斯蒂,虽然还是不顾世界的舆论,继续野兽的行动,可是看到了伟大的世界的作家们对我们热烈的关心,我们将更鼓舞起来,为了自由,为了人类文化而战罢!”

  显然,当时“文总”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决定恢复《文报》的出版,在上面刊载这三封信,也是一条重要的理由。今天,将这不可多得的时代记录披载出来,并作初步的探究。

  有一点要说明的:由于年代远久,且是油印手刻的操作的刊物,给笔者在辨字记录这些信件时不免显得为难;还有一个原因是,当时的中译译文和现在的译文,在造句遣词上有差异,但是为了保持原来的面貌,笔者只有尽量记录并用括弧注明,对引文中有明显地失误之处,也只有照录,在信末作些考查,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