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共产党为何在上海诞生 >> 正文

上海人民英雄纪念塔 45年终建成

2016-05-27 来源:解放日报



  位于黄浦江苏州河口的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于1994年5月27日上海解放45周年纪念日建成开放,是外滩最为重要的一处纪念性建筑。但你可能有所不知,这个纪念塔工程,从立项到建成,一波三折,绵延了整整45年。

  陈毅市长的诺言

  1949年5月10日,江苏丹阳。刚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被任命为上海市长的陈毅,向数百名上海接管干部果断地发布命令:“上海市区作战一律不许用重武器;进城后一律不入民宅。”他反复强调:“上海是人民的上海,人民的上海要完整保全好。”

  攻打市区的解放军,采取多路攻击、快速跃进、勇猛穿插、迂回包抄的战术,严格执行“不使用火炮等重兵器射击”的规定,打了一场“瓷器店里捉老鼠”的战斗。5月27日15时,历时16天的上海战役结束,上海解放。7613名解放军指战员,72名随军支前干部、民工,100名上海地方革命志士,共计7785名中国革命的优秀儿女牺牲在上海。

  几天后,陈毅市长在27军军长聂凤智的陪同下,去连队探望夺取苏州河桥的战士们。当他听到那些血染桥头的英雄们,为保护上海的完整,在没有炮火掩护的情况下冲锋陷阵壮烈牺牲时,双眼湿润了。他一一紧握战士们的手说:“上海人民、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他们的!”

  陈毅的诺言,不久即开始兑现:建造“上海人民英雄纪念塔”,以纪念革命先烈,教育广大群众。

  建造纪念塔的任务,交由当时的市工务局局长赵祖康领衔筹备。赵祖康,西南交大工程技术专业出身,是中国公路与市政工程的奠基人。赵祖康亲率人员勘察比较了预选的六处塔址,于1949年10月19日将《工务局为奉谕筹建人民英雄纪念塔勘定地位二处呈请核示》送达市政府办公厅。

  呈文选址两处:一是北京东路外滩黄浦公园门前空地,二是水电路附近空旷地区(原日寇海军表忠塔园)。11月3日,陈毅市长批示:建筑在黄浦公园门前空场为宜。

  全社会征求设计稿

  1949年12月24日,时任上海市长陈毅,副市长曾山、潘汉年、韦悫,共同署名发布《上海市人民政府为建立人民英雄纪念塔征求图样公告》:“凡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具有建筑专门学识和经验者,均可应征……应征图样应密封姓名,于1950年1月12日以前送工务局……至图样评定后,拆封核对。”

  《公告》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各界人士纷纷致函报社和市府。至截稿日,工务局共收到应征图样38件、石膏模型5件。经初审,预选其中18件图样提交评判委员会审定名次。评判委员会由7人组成:时任文化局局长夏衍、华东军政委员会金学成、解放军第九兵团政治部组织部长汪大铭、上海市建筑技师公会常务理事庄俊、中国建筑学会理事长哈雄文、上海园艺事业改进协会理事程世抚、中国工程师学会理事长赵祖康。

  正当筹建事宜进展顺利之时,上海市政府接到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通令:“查各地近有筹建或兴建烈士陵园碑塔者,为纪念革命先烈,教育群众,此举固属需要。但在目前财政困难条件下,应从缓进行,即希遵照执行为妥!”

  上海市政府以大局为重,于1950年2月23日下达暂缓建造纪念塔的指令,但评选应征图样的工作继续进行,以待今后财力许可之时进行建造。

  黄浦公园内奠基

  至1950年,纪念塔的筹建工作再度被纳入市政府的议事日程。5月5日,纪念塔图样征稿评判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评出了名次。

  与此同时,原定“建筑在黄浦公园门前空场”的塔址,改在了公园内。这是采纳了援沪苏联专家巴兰尼可夫的建议。巴兰尼可夫认为,公园外空场面积拮据,不易容纳更多的瞻仰者举行凭吊和纪念活动,建议将塔址移入公园内。

  1950年5月28日,外滩黄浦公园内张灯结彩,一派节日气氛。“人民英雄纪念塔”奠基典礼在上海解放一周年之时隆重举行。陈毅市长,潘汉年、盛丕华副市长出席典礼。陈毅亲自将奠基石安放在位于公园内西北部、近中山东路一侧的基座上,奠基石上镌刻着他的手书“一九五零年五月廿八日为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奠基”,落款签名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陈毅,副市长潘汉年,副市长盛丕华”。

  第二天,《解放日报》全文刊登了《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碑文》:

  “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中在上海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一年以来英勇的人民革命斗争中,在上海殉难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一年以来,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解放,争取人民自由幸福,在上海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很快,市政府办公厅发现碑文中的“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一年以来”是个算术错误,遂于6月1日在《解放日报》发表《重要更正》:应为“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以来”。但这一错误已被镌刻在了纪念塔奠基石的背面。

  评定结果颇富戏剧性

  由于塔址更改到黄浦公园内,原先选定的设计图样已不合适。10月6日,增补到12人的纪念塔工程审议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否定了原设计图样,决定重新公开征求图样,并修订应征条件,不仅建筑界,美术界人士亦可应征。

  这一次,工务局共收到应征图样46件,初审选出12件,连同第一次征稿的前十名图样,共22件一并送交审议委员会遴选。1951年3月10日召开的审议委员会议上,评委们纠结于第一名的认定。27日再度召开会议,作最后评选。经过投票表决,名次评定后拆封,打开作者姓名一看:第一、第二名的获得者均为建筑师谭垣、张智、黄毓麟和雕塑师张充仁的四人组合。这一颇富戏剧性的结果,令原先纠结于第一名图样的评委们啼笑皆非。

  张充仁,曾留学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学习雕塑,回国后培养了一大批美术人才,是蜚声国内外的美术雕塑家。他的组合所设计的纪念塔,由屹立在塔基上的铜质雕塑为主构成,雕塑取工、农、兵、学生、妇女五种形象共擎国旗的造型;塔顶有一颗硕大的红五星,下缀四颗小五星;塔身饰以云彩,塔基背面刻有花圈浮雕;周围置香炉,届时焚烟袅袅,以造成庄严、肃穆之氛围。

  张充仁解释说:“将来塔成,由远望之,先见众擎一旗,紧张而努力;渐渐走近细视之,乃见农工兵等象征人物各有表情、各有意态。”

  图样修改渐至夭折

  4月12日,评选结果向全市公告,引发见智见仁的品头论足,并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图样修改过程。

  1951年8月3日,在审议委员会召开第七次会议上,有人对张充仁的设计方案发出诘难:“雕塑图样与美国为纪念二次大战中登陆硫磺岛战役所发行的邮票上的图样,均为合擎国旗,有雷同之嫌……雕塑的成功与否,在于能否表现出正确的政治内容,这是一个政治思想问题,而不单单是创作技巧问题……”

  在发现政治意识方面存在争议后,评委们在艺术创作上也发现了许多未曾意识到的问题,诸如雕塑的非民族化问题、新的现实主义基调表现软弱问题,乃至群像中妇女在前、学生次之、工人竟然居后的排列次序等。此时,张充仁虽竭力辩解也不能服众了。

  尽管如此,9月25日,工务局与张充仁签订了《上海人民英雄纪念塔雕刻委托塑制合约》,文化局受命为其指派了政治顾问。12月13日,华东军政委员会批文:同意建立人民英雄纪念塔。华东财经委员会专门批给工程用铜23.5吨。

  1952年1月,经警备区司令员郭化若批准,警卫连副排长祁光星成为雕塑模特儿。张充仁开始了雕塑创作的头道工序——泥塑。然而到了3月中旬,正当泥塑群像完成一大半时,工务局与市营建筑公司解约,纪念塔土建工程突然停止。缺乏政治敏感的张充仁并未意识到其中的变化,仍于5月底完成了泥塑精像,交给工程审议委员会审查。但很快,“张充仁版”的纪念塔样式,因未通过审查而最终夭折。

  不久,“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开始第三次设计。设计原则为:地点不变,仍在黄浦公园内;重新设计,请美术界集体设计;缩小规模;不再公开征集图样。1952年11月20日,第三届工程审议委员会组成。不过,本届评委会在三个多月后即告解散。

  1953年3月6日,上海市政府根据上级有关指示,正式发文宣布:本市人民英雄纪念塔工程停止进行。

  1987年重启工程

  一晃34年过去,1987年,在上海市八届六次人代会上,47名代表联名提出议案,要求尽快建立人民英雄纪念塔。市政府根据会议提案决定:仍在黄浦公园兴建纪念塔,所需资金采用集资办法筹集。

  这一年11月17日,市政府召开“人民英雄纪念塔”建设动员大会,时任副市长倪天增在会上宣布了在黄浦公园兴建“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的决定。大会同时发布了征集纪念塔设计方案启事。

  与30多年前征集到的设计图样相比,这次来稿更加活跃。最终,市政府从100多份图样中,选用了同济大学和上海市政设计院的设计方案。该方案以黄浦江为背景,奔腾不息的江水象征着一百多年来上海人民前仆后继、百折不挠的斗争历史。总体布局由半岛平台、下沉式圆岛广场、塔体、题字碑、雕塑等部分组成。

  下沉式圆岛广场中央,拔地而起三根高达60米的花岗岩塔体,组合成人民英雄纪念塔的基调,寓意着鸦片战争、五四运动、解放战争以来光荣牺牲的先烈永垂不朽。广场四周是一道长120米、高3.8米向外倾斜的花岗岩雕像,表现了从1840年至1949年上海人民的革命斗争。很短时间内,上海人民捐资1100余万元,工程建设启动了。

  鎏金大字气势雄伟

  纪念塔由交通部第三航务工程局第一工程公司承建,总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1988年11月破土动工,1991年1月打下主体工程第一根桩。经过5年半时间的建造,纪念塔于1994年5月27日上海解放45周年纪念日宣布建成并对外开放。

  广场四周纪念塔入口处的涌泉池上,横架着由四块巨石组成的影壁,正背两面凿刻“浩然正气”、“永垂青史”八个鎏金大字,气势十分雄伟。

  题字碑上刻写的碑文,对1950年5月29日《解放日报》发布的《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碑文》稍作修改,定为:

  “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中,在上海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伟大的五四运动以来英勇的人民革命斗争中,在上海殉难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以来,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解放,争取人民自由幸福,在上海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