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共产党为何在上海诞生 >> 正文

解读红色茂名南路 读懂大隐隐于市的风度

2016-05-13 来源:东方网

  

  与风靡上海滩的“上海小姐”为邻,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而“上海小姐”的楼下,又同时住着传奇女企业家,再隔壁是某社会名流……短短一条弄堂藏龙卧虎,而表面看时却又相安无事,波澜不惊。

  儿时记忆中的茂名南路已经悄然远去,更多成为云淡风轻的平常起居。这样大隐隐于市的风度,属于茂名南路。而了解它,也就是读懂了一份属于上海的密码。

  百米之内三幢大楼

  1919年,上海法租界修筑了一条迈尔西爱路(MERCIERROUTE),这就是后来的茂名南路。当时,这条法租界的路用了比利时文教大臣的名字。1943年改名为桂林路,1946年改为现名。这条路不长,原来从延安中路到复兴中路,在上世纪80年代,瑞金宾馆让出条道,就通到了永嘉路,现全长1491米。

  

  华懋公寓(今锦江饭店北楼)

  

  峻岭公寓(今锦江饭店中、西楼)

  

  南昌大楼

  至1949年上海解放时,全市8层以上公寓大楼仅有42幢,但茂名南路短短百米之内就有3座:南昌大楼、华懋公寓(今锦江饭店北楼)和峻岭公寓(今锦江饭店中、西楼)。

  1929年建成的华懋公寓,与外滩的华懋饭店(沙逊大厦)同年建成,在当时与海关大楼、华懋饭店都属于凤毛麟角的超过50米的大楼。

  资料显示,较早在锦江这块地皮上炒作的是德籍犹太人安诺德家族。这个家族于1854年就来到上海,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安诺德兄弟生意兴隆,被选为工部局董事,这个时期他们买下了北起今锦江饭店北楼、南到淮海路国泰电影院的一大片黄金地块。但不久生意大亏,只好把该地块抵押给沙逊洋行。1926年沙逊组建了华懋地产公司,于翌年在这里先建2幢普通公寓。1928年再投资330万元建13层的华懋公寓,俗称“十三层楼”,也就是现在的锦江饭店北楼。新沙逊洋行随之又在南边不远处建了一座更加宏伟的峻岭公寓楼,今称锦江饭店中楼(又称贵宾楼)。

  华懋公寓1925年动工,采用的是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建筑平面为“一”字形,北面凸出两部分。建筑材料由英商美艺云石花砖公司提供。外观采用褐色面砖间以石料窗框和垂直线条,建筑内的十一层是占地800平方米的仿英国宫廷式的大餐厅,顶上悬挂皇家古铜式吊灯。大楼由英商公和洋行设计,王荪记营造厂承建。早先,华懋公寓内是英国旅客居住,抗战胜利后杜月笙从重庆回到上海,曾长期住在这,直到1949年5月1日迁居香港。

  藏龙卧虎的163弄

  163弄,是茂名南路上唯一有花园的弄堂。弄堂呈不规则工字型,上一横1到4号由西向东,然后拐弯向北一竖是面对面的5号与10号、11号;下一横是东西向的6到9号。1到5号、10到11号是花园洋房,6到9号为没有花园的长条联体建筑。

  

  茂名南路163弄

  印象中,3号原属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长谢冠生。1936年6月28日,谢冠生以司法行政部长名义下令通缉毛泽东。在此十多年前,毛泽东曾与他同住一条茂名路,只不过住的是北路。一个在路之头,一个在路之尾。

  6号3楼则住着一位传奇的“上海小姐”、曾在仙乐斯舞宫当过舞女的王韵梅。据说也是王安忆小说《长恨歌》中王琦瑶原型之一。少时听大人们讲,过去来看这位交际花的小汽车,能从她家门口一直停到弄堂外的马路上,车队长达三四百米。

  1946年,江淮发大水,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筹募委员会在上海发起选美活动,分名媛、平剧(京剧)、歌剧和舞星四组。据说,军阀范绍增找了活动发起人、也是幕后操盘的杜月笙,并花了7000多元银洋买选票。时年23岁的王韵梅,以得票65500张当选本地第一位“上海小姐”。

  有意思的是,同住6号楼内,租下一二楼的是开锦江川菜馆和茶室(解放后成为锦江饭店)、解放后连续担任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的董竹君。董竹君早年出身贫寒,被卖进青楼卖唱,后与革命党人夏之时结婚,赴日本留学。然而婚后因为不能忍受丈夫的封建思想和专制,毅然离婚,只身来到上海创办锦江饭店。

  1945年2月,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吴克坚曾通过董竹君多次做国民党陆军中将、上海警备司令杨虎的工作。资料显示,她住在迈尔西爱路期间,曾受吴克坚指示,把此处作为地下工作者秘密碰头的地点。

  中美关系从这里起步

  这条被视为“上只角”的路,主要住宅区集中在淮海中路到复兴中路这段,却在延安中路到长乐路一段的路东还有棚户区。

  

  锦江饭店

  

  瑞金宾馆

  小时孩子们听大人说,这一带是“禁区”,户口很难报进,有政治要求。因为这里紧挨有“上海国宾馆”之称的锦江饭店和瑞金宾馆。曾下榻瑞金宾馆的有胡志明和苏加诺等,而住锦江北楼的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更多。新中国成立前,在锦江饭店出没的是西方到上海来淘金的冒险家、政商显贵等。建国后锦江饭店曾接待了100多个国家的近30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几乎囊括了半个世纪的世界级的风云人物。

  其中,有美国总统尼克松、里根,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法国总统蓬皮杜、密特朗,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南斯拉夫总统铁托等。尼克松政治生涯中重要的活动都与锦江饭店有关。他两次到锦江饭店,除1972年在这里签订《中美上海公报》外,1993年4月他第三次访华,虽在上海只停留2天,下榻香格里拉,他还是挤出时间再度来到锦江小礼堂。当他步入小礼堂时动情地说:“就在这里”,“我要告诉在场的每一位,21年前《中美上海公报》在北京开始起草,在杭州进一步磋商和讨论,最后在这里举行记者招待会正式发布。可以说,中美关系就是从这里起步的!”

  静谧渐渐变为热闹

  在幼时,茂名南路实在幽静。打破宁静是在改革开放后。茂名南路不仅通了公交车,与南昌路交叉的十字路口还安上了红绿灯。这条路从静谧变得喧闹。解放前,这里只有洋酒店和白俄的面包房。解放后,茂名南路从复兴路到淮海路这段的店,也不出十家,到如今已经店铺林立。

  这些年,街面住户纷纷置换,新开店铺似雨后春笋。解放前南昌大楼底层的一家新兴洋酒店,如今一只门牌号一拆为五,成了茂名南路145号甲乙丙丁戊五个门牌五家店。紧邻淮海路的茂名南路,融入了市场经济的洪流中。

  儿时记忆中的茂名南路已悄然远去。它的风韵气派,足以与衡山路媲美;它早年的品位,能与淮海中路西段和华山路中段比肩。今天,遮阴蔽日的一街梧桐仍然是它的标识。阳光穿过,叶儿摇曳,路面斑驳,隐约叠现出往日的碎片,叫人生出不少的感慨。

  有人说过,要想在一天读懂上海,你就到茂名南路去。这话是有些道理的。